上学忙没写文,但在墙头蹦迪。

=呀呀/闵姁

头像是琥子老师画的我自设。

本体孩厨

❤Tom Holland❤

目前深蹲漫威,我爱小虫,贱虫不拆不逆,其他杂食

叶黄,轰出,艾利,鸣佐等等等等――

绑画喵斋

我真的在努力了(喂)

© 闵姁呀
Powered by LOFTER

【艾利】彼岸花

*依旧贴吧点梗,我开始瞎编了()
*不打tag,800字小短文

#

那是指引将亡之人路途的花朵。
 
#

当艾伦再一次睁开眼,已经不再是战场的样子了,脑海中早就闪过了走马灯式的回忆。原本使用巨人之力就会疲惫的身体,这一次竟然没有让他感到任何不适。简单拍了拍自己的身体之后,少年抬起了头。

映入眼帘的是大片大片血红的迷样花朵,有花无叶,一直延伸到远处和他所处的黑暗完全不同的光明那里。 艾伦愣了两秒之后便迅速反应过来,这也许就是因为自己已经死去了吧。只可惜自己还没有向崇仰又付诸真心的人表达自己的感情,不过那样也好,不伤自己的心,也不伤有可能因为他离去而麻烦的利威尔。

艾伦迈开步子,身体在这里轻盈了不少,光明处在越发接近着,等到大概只剩十步的时候背后路途突然吹起了风,不大不小地抚摸着艾伦的背后。

“艾伦!!!”熟悉又渺远的声音被风夹带而来,被艾伦敏感地捕捉到了。毕竟那是他日思夜想的人随永远的声音,他怎么也不至于忘记利威尔的声音。

少年回头,发现无叶的血红色花朵的花瓣开始凋零,蜕变成了洁白的玫瑰,向更加深处的黑暗延伸而去。气流终于得以扬起艾伦的发丝,藏起了他青色的眸子。少年调转方向毫不犹豫地向另一边而去,刚刚准备迈开步子却被剩下的花朵枝干绊住了。

那些无叶的红花缠绕在艾伦的右腿上,妖娆的猩红色和艾伦靴子上干涩的暗红上停留。少年看了一眼之后把靴子从花茎里挣脱,向那处不知终点的地方奔去。

那里太远了,只有风来的方向和生长着的玫瑰能够指引艾伦。 少年开始气喘了,他终于摸到了黑暗的源头,那里是孤单的一株彼岸花,也是有花无叶,长在了风吹进来的岩壁缝隙里,可是花瓣确实怪异的白色。

艾伦心生好奇,改变快速的步伐走进那株彼岸花,一动不动地凝视着。 它的茎干随着风在摇摆,艾伦伸出手围住了那一朵娇嫩的彼岸花,不由自主地低头吻了吻花瓣。

那一刻风停了,思念之人的声音终于清晰起来。 “艾伦!!”少年慢慢睁开眼,等终于脱开沉重的黑暗之后,心脏一下子就落进了那个深邃的眼瞳。

评论
热度 ( 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