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学忙没写文,但在墙头蹦迪。

=呀呀/闵姁

头像是琥子老师画的我自设。

本体孩厨

❤Tom Holland❤

目前深蹲漫威,我爱小虫,贱虫不拆不逆,其他杂食

叶黄,轰出,艾利等等等等――

绑画喵斋

我真的在努力了(喂)

© 闵姁呀
Powered by LOFTER

【贱虫】遇你(1)

*无能力AU
*小虫还在上学,贱贱是雇佣兵
*很短,倒追(双向暗恋(ooc)
*第二次写还是连载,是相当不熟练了,请您多关照!:D

   天上可怜兮兮地飘着些碎棉花,大片大片的都是蓝色,很深很浓的蓝色,倒映在男孩蜜糖般甜蜜又那么吸引人的虹膜里。他的耳机从衣领里伸出来,书包挂在肩膀上,双手插在口袋里,脚步蹦蹦跳跳地像是要飘起来。

     他看着自己的脚尖,又看看正前方被灼烧着的路面,橱窗里倒映的自己的身影,时不时还勾勾嘴角装帅。站在十字路口的交叉处,男孩拿出了手机回复好友刚刚给他发送的消息。Ned一如既往地说着些不着边际的事情,而他也依旧愿意配合自己唯一的好友调侃些什么,并看着手机屏幕咧开嘴角,弯曲眉梢。毕竟这家伙实在是太逗啦。

       回复完信息他就抬头,看到街对面有个男人穿着牛仔破洞夹克,靠着一辆玉米卷饼车看天,左手插兜,右手抓了抓后脑勺。明显是副不好相处的样子,但长的确实是帅气的。然后男孩就这样诡异地移不开视线了,注视的时间甚至长到可怕,让那个被注视的对象不在意都不行的程度,而且男孩还为此错过了三个绿灯的机会。无数个一样要去上学的同龄人从他身边经过,可男孩还是愣在原地睁着眼睛。

       幸好男人没做什么反应,而男孩回神也只是因为自己看着的那个人低下头,转身去和车里一个店员讲话了。那张脸离开了男孩的视线,变成个修长的背影。

       从这个早晨开始,Peter每一次去上学都会特别在意十字交叉路口的那辆玉米卷饼车。那个人总会出现在那辆车附近,无论是晴天还是雨天,虽然有时候他会阴沉着脸不说话,但通常是和里头的店员拌嘴,喋喋不休还皱着眉头。他衣服大多都是不太正经的休闲装,和一头凌乱而不失美感的金发搭配成混混老大的样子。

         在半个学期的早晨里,Peter看见过他拉住在马路上乱跑并且差点撞上车门的小孩臭骂一通,看见过他脸上不耐烦却还是好好回答了路人的问题,还看见过他侧身让盲人安全经过那一小段路。虽然每天都只有五分钟左右的观望机会,他们之间甚至连眼神交流都没有,但男孩却下意识把这个长的痞里痞气的男人列入了与他外表不是非常符合的好人名单。

       Peter非常肯定他是个好人。

       也就是过了这么半个学期,他持续不过几天的观察日常便戛然而止了。星期一的早上,交叉路口边的卷饼车神秘失踪,那个和卷饼车一道出现的男人也不见了,带着Peter越发在意的小心思藏匿在了纽约广大的人海里。并且在Peter焦急等待两天后,那一条路也不给面子的开始翻修封闭了。

      Peter垂头丧气了好多天。但在好友询问为什么的时候,他自己却说不出原因。那个每天早上出现的男人好像占据了Peter乐趣的一部分,不是很多但是却让他很在意。莫名的情绪在青少年心里蔓延开来,会让男孩托着下巴嘟囔一些无意义的词语,还想起特定对象坏笑的样子。

       消沉也没有霸占Peter情绪很久,青少年总是生机勃勃。他换了条路线依旧天天上学,还是书包和耳机,不变的走路风格和小习惯,旧了的帆布鞋还是能踏在水泥路上踩出轻快的闷音。

      “嘿你个青少年干什么呢,走路不要戴耳机要看路明白吗,我可不想大白天就看到什么横尸街头的血腥场面,可她妈的不吉利了。”语速极快的一段话把Peter从刚刚的惊讶里拉出来,他听完后边抬头边说着对不起。然后等他完成那个动作之后就再一次僵住了。

       隔着几米距离看了无数遍的脸放大开来,兴许是因为脸庞主人要抱怨什么和Peter抬头让两张脸贴近了不少,对方的虹膜里倒映着Peter自己傻傻愣住的表情,金色散乱的发丝垂下来几根还在因为说话夸张的动作摇晃着。

        少年的脸颊很快浮上了粉红色,一路上涨到他的耳朵尖,本来还算流利的道歉变得磕磕绊绊。害羞让他没有察觉到滔滔不绝的男人也因为看清了他的脸而顿了一下,Peter在看到男人被卷饼店老板招呼的时候慌张反应过来便匆匆逃离去了学校。

       整个路上都低着头红着脸颊,嘴里还念念叨叨刚刚从那个老板话里听见的名字――Wade。

评论
热度 ( 16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