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学忙没写文,但在墙头蹦迪。

=呀呀/闵姁

头像是琥子老师画的我自设。

本体孩厨

❤Tom Holland❤

目前深蹲漫威,我爱小虫,贱虫不拆不逆,其他杂食

叶黄,轰出,艾利等等等等――

绑画喵斋

我真的在努力了(喂)

© 闵姁呀
Powered by LOFTER

【巫女组】飘叶


*亲妈的随手段子,简称渣子……()

*
她们就像两段风格完全不同的乐章,从相遇开始就必须经历复杂的起承转折,最后用悲壮宏大的闹剧收尾,难以弹奏却又是那样饱含深情。

*
     “她叫我忘记一切,可我就是这点没有做到,偏偏这是她说的最后一个要求。”Ciara站在大树旁边,背对着身后丸子头的女孩,被影子罩在里面。树叶不听话地飘散着,它们执拗地接触土地和Ciara的肩膀,希望实现自己除了长在树上之外的价值。只顾着为这颗木头提供养分,却完全不在意自己的死活。

      巫女的裙子被那阵风带的猎猎飞舞,时而左时而右,摇摇摆摆的。她还是保持着站立,用正常大小的音量讲完了刚刚的最后一句,太阳还挂在她们头顶。Olivia手中的甜甜圈早就被她吃了个干净,牛皮纸袋被捏在女孩的手里。她睁着一对不含杂质的深红双眼,有关执念的描述让她想起了自己无端死去的父母。在看了眼Ciara相较自己还高出些许的身影,她张口出声“你还想她吗?”

巫女终于转身,裙摆突然在风里安静下来,面容娇好的女子把发丝别到耳后,几乎是马上回答了这个问题“想。”

“那你就别忘。”Olivia的眼睛里没有什么乱七八糟的人情考虑,全是最基本最纯粹的孩子一般的相处考虑方式“反正你还想她,忘掉不难吗?”

Ciara一怔,突然嘴角扬起,在几乎是所有族人都在慰告她,劝她不要心伤不要紧握那份记忆时,只有这个傻兮兮的姑娘跟她说了她一直想做而不敢做的事情,明明那么浅显易懂明白清晰。就算是痛苦也比无时不刻想要忘却又被回忆刺激要好,这个村落全是她活过的痕迹,哪怕是自己身边这棵树,也被她夸赞过茂盛,说是村里为数不多长在屋子附近的好树。她总是在笑,现在回想起来那个没心没肺的女人眼底覆盖了一层透明的悲伤,习惯性存在,习惯性被用于否定主人自身。

“是啊,不想忘就不忘了。”巫女的声音传进风里,被气流分散成好几股,不知被谁听成歌曲,又吹落了哪颗树的飘叶。

评论
热度 ( 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