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学忙没写文,但在墙头蹦迪。

=呀呀/闵姁

头像是琥子老师画的我自设。

本体孩厨

❤Tom Holland❤

目前深蹲漫威,我爱小虫,贱虫不拆不逆,其他杂食

叶黄,轰出,艾利,鸣佐等等等等――

绑画喵斋

我真的在努力了(喂)

© 闵姁呀
Powered by LOFTER

【贱虫】讨厌鬼

*极度ooc,第一次写()
*傻白甜段子

棕色卷毛的男孩子咬着笔杆子,皱起眉头开始在课堂时分出神,课本上密密麻麻的小字都攀着黏到一块,和男孩脑子里的情绪一样混沌不清。他似乎在烦恼什么,手指和嘴都没有放过那根可怜的铅笔,不停的抠挖木杆左侧小小的凹痕。

最后男孩的嘴松开了那根留下浅浅牙印的铅笔,给课本角落的死侍画了圈,又加上一个大叉。

死侍真的是一个超级无敌讨厌鬼。Peter在心里又一次确认了对那个天天骚扰自己的红衣男人的印象定义。

下课铃终于响起,叫醒了沉浸在昨晚回忆里的男孩。Peter愤愤地和Ned告别,好像这个脑内剧场回访让他心情一下子就跌入了谷底。他看着粗糙的地板,一步一步用力的踏着,随后又抬头开始飞奔,越过学校后门的围墙,用自己的蛛丝荡进往常去的小巷子里。快速拉开书包拉链,哗啦哗啦的声音和红色套装一起出现在空气里。

穿好紧身衣之后的Peter深吸一口气,今天他也要做一个好邻居蜘蛛侠,帮助他人,打败坏蛋。不过这时候脑子里不合时宜的念头又开始跳脚,让年轻人的脑袋里全是红黑交错的身影。

Peter皱了皱别人看不见的眉毛,用蛛丝发射器粘住了大楼一侧的墙,晃荡着在厦宇间穿梭。他大概巡视一圈之后在一个寂静无人的楼宇之间用蛛丝做了一个蛛丝秋千。坐在上面晃着小腿,会倒立也会时不时翻翻跟斗。

喜欢就是一直想着他,Peter你连这个都不明白吗。

梅姨以前对Peter说的话突然在充满红黑色的回忆里冒出来,就在那个回忆里的身影戳了戳他的脸颊时,作为了背景音。

本来还在摆动小腿的蜘蛛侠,慢慢停了下来,蛛丝还在借着惯性继续摇晃着捂起脸颊的年轻英雄,一张白皙的脸在思考片刻后不由自主地红了起来,蒸得头套里面有些闷热。

捂着脸颊的手渐渐换成了支着下巴的动作,蛛丝摇摆的不仅仅的Peter的身体还有他那一刻正处青春期的心。

聪明的男孩开始分析他刚刚想到的情感有多少真实成分,有多少可能性是真实存在的,是为什么会有如此想法。是因为他时不时帮助自己吗?还是因为他从来都是向自己道歉的哪一个?还是有时候恰到好处的幽默和劝导?或者说是重复不断地吓唬自己他会死,以此提醒男孩对他的在意情绪?

男孩开始喃喃自语,丝毫没有察觉到上方钻出的红色脑袋,直到那个脑壳出声:“嘿小蜘蛛,今天你也在白色丝线上荡着小屁孩玩的秋千啊。要不要上来和哥一起尝尝刚刚买的墨西哥玉米卷啊,如果你不喜欢我们可以去买你的三明治。”

男孩抬头看了那个滔滔不绝的红色脑袋一眼,又很快低头,他那点可怕的热度又窜了上来,烧得脑袋有一些反应不及。

“蜘蛛侠?不要告诉哥你现在心情不好啊,哥今天可是难得准备体验你那个什么三明治的。”熟悉的声音接连不断地钻进Peter灵敏的小耳朵里,激地他僵硬地起身,下意识地用蛛丝荡到还在说话的红衣人面前,落地的脚造成了小小气浪,吹开了天台的灰尘,也吹开了少年心脏一角的帘子,把感情从朦朦胧胧展露到干净清晰。

“噢,小家伙你终于上来了,来吧来吧,来尝尝,这个可是哥从……”渐渐的男孩听不请对面的人在讲些什么了,越发夸张的热度让他一整颗心都滚滚沸腾起来。喜欢的念头也从刚刚发现的规模开始迅速膨胀,鼓鼓地顶在男孩的心尖上,闷闷地疼,也闷闷地喜悦。

一只手握着玉米卷出现在男孩下垂的视线里,Peter想了想接过了它,抬头对着那个人弯了一个灿烂的笑容。这个笑被掩盖在布料之下,宣告着少年对自己心里小小的恋情的承认与开始。就像一颗小水珠终于找到了它自己的溪流,汩汩流动,一刻不息。

“我不是说了我不喜欢吃玉米卷吗,我们还是去买三明治吧。”那是带着笑音的话语。

“哦好吧,小宝贝。”这句也是。

评论
热度 ( 58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