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学忙没写文,但在墙头蹦迪。

=呀呀/闵姁

头像是琥子老师画的我自设。

本体孩厨

❤Tom Holland❤

目前深蹲漫威,我爱小虫,贱虫不拆不逆,其他杂食

叶黄,轰出,艾利,鸣佐等等等等――

绑画喵斋

我真的在努力了(喂)

© 闵姁呀
Powered by LOFTER

[轰出/心理测量者AU]渡鸦 01.

每天都想江还写文,太想了!!!

我现在就去了解心理测量者,然后跑回来看qaq!

我爱江还!!!

后夜栖于雨:

#psycho-pass AU
#世界观参考 有小幅修改…现在在重看pp做补全
#轰出 副cp上耳 cp倾向来自@闵姁呀 呀呀老师
#ooc慎 顺便一提轰总心理状态应该算是还没遇到绿谷以前的状态
#其实本来想设定轰总半路跑出来抢人的 相信我我迟早会这么干的(停

01.
一度混乱的红灯区现在只呈现出一片萧条与死寂。
条条人影七七八八地躺在地上,将投影出的破布简陋地一裹,即使那比起床被更像裹尸的毯子。方才被砖块打碎的灯牌还在不停晃荡着,玻璃残片一块一块往下掉,像是要一直延伸到小巷深处的黑暗里似的。完美社会里并不存在无用之人,西比拉系统[1]进行全区域扫描也只标出了峰值所在的位置,于是看起来有些可怖的场景也沦为布景板了。
饭田天哉将手上的支配者[2]握得紧了些,显然意向声音[3]念出的扫描结果不太令他满意。他仔细辨认着耳侧的声音,唯独是属于两个人的脚步声格外清晰,还有破废机器的阵阵嗡鸣,如影随形地融成了黑暗中的背景音。
一反自己正表现出来的警戒维持状态,饭田心里其实并没有太多的担忧在。实际上,作为一位监察官[4]在任务期间不留哪怕是一名执行官随行的举动无疑是有些愚蠢的。然而本次临时出警的原因仅仅在于有一名逃避犯罪系数扫描的潜在犯从压力值升高的中央商场逃逸,之后不知究竟是如何逃避了多隆[5]一路的围追堵截,准确无误地一头栽进了这尚未配备投影设施的旧街区,歪打正着地阻拦了多隆的脚步,这才让系统判定任务执行者变更,于是权限转移到今天值班的他手上。

“……反社会人格颜色[6]呈黄绿,对应的是潜在犯不安、焦虑且具有攻击性的心理状态。对象现在的犯罪系数[7]超过了健康值,刚才的结果显示稳定在一百七十上下——幅度不大,他应该在理智地逃逸着。”
“……绿谷监察官。”他听见碎碎念已经在巷子里响出了回声,忍不住出言提醒,“你……”
“有作为前辈的执行官[8]过去了,应该没问题。我要想的应该是潜在犯如果从这边逃出的情况,要从哪里拦截才能对逃逸的潜在犯[9]一击必中——”
窗口的人影朝他打了个手势,他依照线索指示拐入侧面的小巷,语气加重了:“绿谷君。”
“……抱、抱歉!”这次终于反应过来自己被点了两次名的绿谷出久一下子惊地后退两步,所幸反应过来自己仍在追踪的过程中,所以刻意把声音压得很低。他一边快步跟上饭田的脚步,一边低声道着歉,“犯人在仓库区,我们现在是从后门赶过去……?”

绿谷出久是雄英安全局刑事科A组的一名新任监察官。
以相当优越的成绩从警校毕业,尤其是在笔试取得的高分得到了据说都绝种了的A级评级,在西比拉系统的测定下恰巧弥补了实战分数的缺失。何况历年报名刑事科监察官一职虽多,满足条件的却本来就少,秉着吸纳人才机不可失时不再来的理念,他作为今年唯一一名优先录取的考生,被破格批复进入A组度过实习期。
并且在入职第一天便接受了“人手不足,先跟着其他监察官搞定这起案子吧”这一来自局长本以为仅仅是随口一提的任务。手上的支配者尚未捂热,便跟随另一名监察官饭田天哉进入了被封锁的抓捕区域。
相比于其他动辄要让监察官和执行官都忙得焦头烂额的案件,这种街头扫描触发警报的案子已经属于新手指导的级别了。然而毕竟有前辈带着,绿谷出久最多也就是熟悉下业务,最多再看看警校里学的理论与现实工作的兼容度究竟有多少。

“对,后门。尽快。”耳机那头少女的声音有些失真,略显沙哑,言简意赅地陈述着,“执行对象现在正在往你们的方向跑,我在有货物遮挡的情况下无法进行正常的瞄准。已经让……上鸣过去了。”
耳边突然传来一阵杂音,像是电台断线时将内容取而代之的电流噪音,隐隐约约可以辨认出大概是有人在为那可疑的停顿在忿忿地争执着些什么,却碍于信号原因连词成句都做不到。
“他们出任务的时候,一边的耳机肯定会出问题。”饭田好像已经习惯了,推眼镜的动作都不带停,接着应了一声就表示知会。他们现在的位置已经能看见仓库的大门了,再往前就是堆积的货箱还有停放在一侧的卡车。那扇虚掩的铁门陡然一震,沉重的撞击声似乎吓退了里面试图冲出来的人,半晌都没再掀起什么动静。
绿谷简单的估算起门口到这里的距离,发觉到底还是有点远。如果想趁潜在犯破门而出的时刻抢出一枪,以他的枪法未必能准,反而会因为冒进而打草惊蛇——仓库区地形本来就足够混乱了,没有人想潜在犯再跑到其它哪里去。
想到这里,他将枪口稍微下垂了一点。

“耳郎执行官,你那边的情况怎么样?”饭田正紧紧盯着大门,“潜在犯没有继续向我们靠近。”
“这边我在,他没有回来。”少女那边也冷静极了,“白……上鸣执行官也在仓库内待命。”

“【执行对象确认】”
“【犯罪系数,高于120】”
“【保险解除】”
——支配者的意向语音。
绿谷出久意识到这是只有持枪瞄准的他才能听到的声音。那扇门迟迟没有打开,划出的子弹落点范围也随着时间的分秒流逝而波动着。潜在犯就站在门后,也许是因为为寻找打开门的方式而忙乱着,也许是察觉了外面的埋伏而尝试另辟蹊径的方式。无论哪一种,闪动的光点都昭示着目标快要离开涉及范围的事实。
饭田在与耳郎响香交换信息。不是不想告诉前者,而是时间差不容许。绿谷的手又开始有些颤抖,手上的枪械一直保持着保险解除的状态,静静等待他扣下扳机的一刻。

这其实不是他第一次使用支配者,所以慌乱合该是没来由的。
尚在警校的时候,关于支配者使用的相关训练做得就不少,碍于使用对象检定的一关一直停留在操作理论和模拟上。但印象更深的是一场关于实战课程的讲座,受邀讲师是在当时一名极有声望的刑事科监察官,讲座主题便是支配者在日后任务中的作用与地位,还有使用方法及判定标准的普及。毋庸置疑的是,那绝对是一场极其优秀的讲座,与教科书条框规定截然相反的是字里行间千锤百炼的经验之谈。
……而那也是他第一次,正式使用支配者。

“有做过操作支配者的训练吗?”站在他身侧的人比他高一些,问话的时候偏过头,声音正好落在他的耳侧,“我刚才说的只是理论基础。”
“有……”
“好,准备开枪。”

“【对象危险等级已更新】”
“【执行模式 致命·消除】”

——等一等,好像有什么不对劲。

“支配者有三种模式。第一种是在非致命的情况下使用基本模式——麻醉模式;第二种是在对象的危险性极高被判定为具有威胁性时使用的消除模式。”

“【对象危险等级已更新】”
“【执行模式 毁灭·分解】”

“像属于非生物且危险性极高具有很强的攻击能力可以转化为执行模式——分解。”虽然是把开头的理论重新念了一遍,对于第一次真正握起支配者的绿谷出久来说,也是在给予足够他冷静下来的时间。他没有再重复什么类似于“我知道了”的话语,身旁的人也心照不宣地向旁边退开一步。从他的角度,余光只能瞥见那人红色的短发。

“砰——”
并不是什么震耳欲聋的声音,更像是夹杂着破空声的闷响。仅仅是因为后坐力而松开板机的那一瞬间,不仅仅是那扇始终打不开的铁门,甚至是里面不知何时堆叠起的金属货箱都被熔出巨大而可怖空洞。站在空洞尽头的人手足无措地跌坐在地上,像是庆幸自己的毫发无损一般突然崩溃地抱头痛哭起来,色相从黄绿朝绿开始转变。绿谷不知道自己是做对了没有,枪口没有再向人影瞄准。最后一刻扫描出的数值居然回归了正常范围内,板机锁定的声音竟然让他松了口气:“他的犯罪系数回归正常了——”
被绿谷默不作声就开枪的举动引回注意的饭田却猛地站起身来。似乎是这样一个动作打开了什么开关一般,仓库里哭号的人忽然刹住了哭声。

“【犯罪系数,高于120】”
“【执行模式 不致命·麻醉】”

——然后,他眼睁睁地看着人影倒了下去。

这一枪来自于他们身后,拐角的尽头。来人手中支配者的光芒很快便黯淡了下去,在放下枪后才对站起来的饭田皱起眉。

“安全局刑事科A组监察官,轰焦冻。”他出示了警察证件,“饭田监察官,你不是在负责英格尼姆的案子吗?”
-tbc


[1]西比拉系统:Sibyl System 对市民的“PSYCHO-PASS”数值测量,深层心理的愿望或职业适应性的诊断的全面性支援系统。
[2]支配者:发生事件时只有监视官和执行官才能佩戴的特殊枪械,与SIBYL SYSTEM进行连接,对嫌疑者进行“PSYCHO-PASS”数值测量,超过标准值时将自动解除保险。
[3]意向声音:仅有手握支配者的人自身能听到的系统音。
[4]监察官/监视官:对执行官进行监控、管理及指挥的刑警,地位似乎远高于执行官等其他刑事科。拥有正常值内的犯罪指数。
[5]多隆:为了辅助人类的劳动力为目的所制造出来的机器,在公共机关、企业以及商铺等地方,它们有着各自的任务。
[6]反社会人格颜色/色相:让以往的评估数值视觉化。心里良好则向白色靠近,若是有消极性的思想,色相则向黑色靠近。
[7]犯罪指数/犯罪系数:犯罪系数即某人可能成为犯罪者的危险系数值,是包含在PSYCHO-PASS数值中的一项指标,当这个数值超过一定数值的人类,将被判定为潜在犯罪者或正在犯罪者。
[8]执行官:负责犯罪搜查的刑警,负责对犯罪系数过高的潜在犯罪者进行犯罪解读、预测以及解决。同时还负责隔离、释放等工作。由于犯罪指数过高,他们也被视作犯罪预备军遭到轻视,并受到当局严密的监控。
[9]潜在犯:心理指数当中的犯罪指数超过规定值将会被视为潜在的罪犯,成为被社会隔离·排除的对象。一般的治疗方式是降低犯罪指数。

评论
热度 ( 36 )
  1. 闵姁呀后夜栖于雨 转载了此文字
    每天都想江还写文,太想了!!! 我现在就去了解心理测量者,然后跑回来看qaq! 我爱江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