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学忙没写文,但在墙头蹦迪。

=呀呀/闵姁

头像是琥子老师画的我自设。

本体孩厨

❤Tom Holland❤

目前深蹲漫威,我爱小虫,贱虫不拆不逆,其他杂食

叶黄,轰出,艾利,鸣佐等等等等――

绑画喵斋

我真的在努力了(喂)

© 闵姁呀
Powered by LOFTER

【叶黄】怀中道标(1)

*题目取自怀中道标这首歌!可以一边听一边看x
*地震重生读档梗(想写很久了)
*赏个脸看看x中秋快乐。

#
所有人都相信灾难,但并不是所有人都相信英雄。

#

世界是彩色的,黄少天确信这一点。

当他还坐在叶修旁边等这个刚刚耍完赖皮的人结束这一局游戏的时候,他仍旧是确信这一点的。窗外的天空是蓝色的,浓重的蓝色,被撕扯出些许漂浮的白色棉花糖,这让爱甜的他想起家乡的点心,再随着这个想到晚餐。于是他便在停止了没多久之后继续催促身旁的恋人打完这一局,黄少天嘴角微微下撇装出了一副不太开心的样子,抱怨叶修他不能这么无赖。

然后轰鸣的声音突然在脑海深处出现了,嘈杂而不稳定,取代了外面小孩子奔跑着的声音,乱糟糟的正在扩大并且渐渐充满他的脑海。他不适应地摇了摇脑袋,结果发现世界也跟着晃荡起来。

衣柜脱离了墙壁的固定,正在朝着他飞奔着拥抱过来,叶修也变得再不能稳定地握住小小的鼠标。黄少天坐着那一片地板开始变得矮了,向着他的后方倾斜着倾斜着,到后来即使黄少天伸手也碰不到惊恐的恋人放开鼠标来寻找他的指尖了。

那一刻他的世界不再是彩色的了。

一切都变成灰白色的,嘈杂的声音充斥着他的脑海,恋人的样子被无数的灰尘和石块带走,就像蓝色海浪带走白色贝壳一般。

赤,不见了。

橙,不见了。

黄,不见了。

绿,不见了。

蓝,不见了。

紫,不见了。

颜色们不见了,他们全都变成了饱和度极低的灰色,浅浅淡淡,刺眼又粘稠。黄少天能明显感觉到自己在坠落。

他在被重力拽着脱离他深信的彩色的世界。

黄少天不再确信世界是彩色的了。

#

然后嘈杂的声源开始变的飘渺起来。飘渺不清着渐渐淡去,又猛地收紧,一下子消失在黑暗里面。

当黄少天再一次睁开颤抖着的眼皮,失去过一瞬间的颜色全部填充进来了。眼前是还在敲击电脑键盘的叶修,仿佛刚刚只是一场噩梦,无关紧要的噩梦。只有脊背还残存的痛觉和脑海表层强烈的不安感在警告着他。

灾难是会来临的。

所以他牵起了叶修的手,把他拉离了电脑的旁边,颤抖着双腿,却又忍耐着地往门外走去,想要坐上电梯下楼,去空旷的地方躲避这场可怖的灾难。

“少天,怎么了。”叶修很明显察觉到了从睡梦醒来之后的爱人的不对劲。此时正皱着眉头一副疑惑而又担心的表情。

这让黄少天犹豫了,他几乎是马上停下了脚步,转身抱住了四十几秒前失之交臂的恋人。他从来没有想过他会这么恐惧,恐惧死亡的到来,也从来没想过灾难会来临。他甚至要流下许久不曾出现的眼泪,双手不自觉地越收越紧,额头贴在了恋人的肩膀上不愿抬起来,尽力让每一个感官都能证实恋人的存在。

“难道是梦到我和你分手了吗?”黄少天听到叶修带着轻笑的声音从头顶想起,还有他自然环上来的手臂。这样熟悉的安抚几乎要让他相信刚刚的全是幻觉了,战栗即将慢慢平息下来。

于是大地又开始震动了,窗外小孩的玩闹声变成了嘶喊,衣柜又开始准备倾倒了。黄少天睁大了眼睛,恐惧没有褪去反而变本加剧地附上他的神经。再一次,他牵起了叶修的手,拉离了下秒就开始下坠的房间另一半,站在高层上看着石块坠落,看着衣柜匆忙地大地拥抱。

黄少天只在石块上停留了一瞬间,他紧张地看向恋人的脸。想要去确认他的生命是否仍旧存在,确认他的安全。

“叶修!!”被怖惧纠缠的黄少天大声呼喊着愣住的叶修,试图从他身上得到一些回应。好一起向暂时不会坠落的门外走去,把握这次像是重生的机会拯救他最在乎的生命。

叶修很快反应过来,回应黄少天之后便在颤动的地板上快速行走着,带着黄少天也迈出了步伐,有力的右手包裹着黄少天的手腕“我不会让你出事的。”

这样的话语让勇气冒出来,终于是止住了男人心底涌动着的恐惧。两个人的步伐在破碎的石砖粉尘里显得那么沉稳,就算左拐右避也没有减速。

套房外的走廊也是一篇惨状,在看不清房号的门下有还在蔓延的血液,地面悲鸣的声音变小了,遮挡不住被电线吊住尾部的灯泡撞击墙壁的声音,脆响的声音似乎是要碎裂,却在下一秒还是会响起,就像是现在悬在高层的大楼似的。

两个人走到了楼梯口,楼道通往的是一大片黑色,这让黄少天停住了脚,拉住了还打算想下的叶修。“万一楼道塌了,我们不就被埋在底下了吗?”

是啊,要是选错就又要体验那样可怖的死亡了。

TBC




顺便祝自己0925,16岁生日快乐(?)

评论
热度 ( 6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