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学忙没写文,但在墙头蹦迪。

=呀呀/闵姁

头像是琥子老师画的我自设。

本体孩厨

❤Tom Holland❤

目前深蹲漫威,我爱小虫,贱虫不拆不逆,其他杂食

叶黄,轰出,艾利,鸣佐等等等等――

绑画喵斋

我真的在努力了(喂)

© 闵姁呀
Powered by LOFTER

【原创】让蛛丝悬挂着的,是你吗?

*Brendon×Uriah(王子和乞丐半精灵)

*放飞自我的原创,希望您赏脸看一下(?)

我喜欢那个男孩子。

喜欢他很久,很久了。

从那个并不晴朗的冬日开始,他的眼睛就再也没有在我的心里褪色过。那个春天一般生机勃勃的颜色,透亮到仿佛要生出真正的森林,又好像是湖泊在反射阳光时顶部水层的波光粼粼。

也许是某种意义上的捉弄和折磨吧,我不得不在爱上他的瞬间,割舍他。毕竟那时候我太落魄也太没有资格了,即使是年幼也好,衣着不整也好,这些都是最不合适的表白条件了。所以我只和他约定了往后不太确定的未来,用全身上下最温暖最干净的围巾包住了他冻到通红的脖颈和脸颊。

我当然还记得他稍微浮着水汽的眼瞳,每想起一次,都会不由自主地心动一分。

因为我不曾忘却,所以会夸张到在长大第二次出王城时,在王选游行时,在巷子里一眼认出来那对眼睛。即使是藏在了阳光的阴影处,也依旧闪着光的翠绿色。

思念堆砌起来的冲动一瞬喷薄而出,让我煎熬着过完游行之后就命令人把他招待进了王城。这个我虽然不是特别喜欢,但却足够让他感觉到比往常更加幸福的地方。足够让我有完美的环境去告白,去表达自己的真心的地方。

不过他却不相信我说的话,在暖和的春天里紧握着有些褪色的红色毛线围巾,眼睛里闪烁着坚定却又有点幼稚的感情。他长得并不高,勉勉强强到达了王国的平均值,洁白的小腿叉开肩膀和差不多的宽度,立在反射出他的身影的地砖上,泛白的指尖挤压着那条破旧的围巾。

那也是他第一次拒绝了我。

我不明白,可是我还是太喜欢他了。喜欢到愿意尽自己可能地去尊重他的地步,因为他曾经在那个冬日解救了不算是二王子的我,用他暴风雨一样的疾跑还有眼神,掳走了我心脏的一角。

所以我让他待在了王城里,就算父王反对了,就算兄长出来劝说了,就算妹妹表达了她的不满,我也没有让他离开。我不愿意让那对眼睛再一次隐没于我看不见的地方,太难寻找了,即使是那样的耀眼,也太难了。再说了又怎么可能没有其它的人会沦陷呢。

我不希望他被别人喜欢上,但是我很喜欢他。这也许是我的任性吧。

那根他还珍惜着的围巾像是一根指引我攀向天堂的蛛丝,悬挂在澄澈的天空中间,闪着红色的光芒,摇摆着摇摆着,被微风拂动,被我的呼吸拂动,被上端的云层拂动。怎么都抓不住,总差上那么一点,我只能等主人把它再放下来一点,对着那个我心动不已的人大声呼喊着。丢弃掉王族有些多余的礼仪,带上赤诚的真心,和不小心混杂其中的占有欲。

他是蛛丝的掌管者,是让天堂之路开启的唯一契机。

是我喜欢很久的男孩。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