呀呀子_Yayaco

头像是自设 是鸟神/全息老师画的。请吹爆!


目前住宿……周更抱歉

安雷(过激?)和嘉金,瑞金

(但首页只有安雷(坑多写不过来了

BG和雷卡雷……基本是雷爆了(除了我喜欢的老师画的(ntm

其余杂食

目前随缘更新,我觉得我需要改造
(欢迎唠嗑,不介意扩列(没人找你的

【安雷】惊喜

*俄罗斯转盘pa
*智障文……一点这个梗该有的帅气都没……(自杀)
*再一次祝景老师 @粉红魔泡景氏 生日快乐!!!(是老师的点梗啊!这个梗很棒!(我毁了(超提前)
*ooc爆炸现场还有短小(我去死吧
*请食用!!!!

        静谧的房间里,时钟掺杂着微弱的呼吸声,一下一下规律地响着,敲打着房间里的心脏。安迷修皱着眉头,说不清是痛楚还是愤怒的神情展现给了雷狮,他紧紧握着手里的左轮,用力到指尖泛白。

      他抬起了头,声音有一点难以辨明的颤抖“雷狮,是真的吗?”

    “你猜咯~”对面的男人摇晃着手里的红酒杯,拉开了欧式桌旁的凳子,随意地坐了下来,把手肘撑在皮制桌面托着下巴。眼睛没有看着安迷修,绛紫里倒映的只有红色液体。

      安迷修不出声,他不想猜,他要雷狮自己告诉他。房间中的音量就像水面,被扔了一颗石子后荡漾开来一圈波纹,然后又再一次回归了死寂。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一样。

   “要不我们来赌一赌吧,白痴骑士。”雷狮轻蔑地勾着嘴角,在安迷修抬起头时转了眼神,紫罗兰的瑰丽紧紧勾住了迷蒙的薄荷颜色。安迷修的眉头越皱越紧,最后从齿关里说了句好出来。

    “赌什么?”他从犹豫里脱出神智来。

    “就用你手里的小左轮……”雷狮把红酒放下,上半身前倾到桌对面的安迷修面前,唇与唇只差很小的距离。瞬间被贴近的紧迫感,让安迷修不由地出了层薄汗,等雷狮把唇与吸人心魄的紫色挪远时,他手上的左轮早早换了一个位置。“赌一个小小的游戏~”

    “俄罗斯转盘听说过吧,安迷修先生”雷狮看着桌面,没什么表情地宣布游戏规则,还对自己的伴侣换了一个更礼貌的称呼,似乎皮制的东西让他更有兴趣些,他运用手指在上面摩挲着。

      “你……!”安迷修的瞳孔缩紧了些,他不可能不知道俄罗斯转盘赌的是什么,而且这个关乎着双方的性命,或者说是否能离开这里。

      “啊,因为这是你单方面的问题,所以我就稍稍改了一下规则,这个枪口只会对着你。”雷狮将左轮里原有的子弹全部都叮铃当啷尽数倒了出来,从随身携带的腕表里拿出了一枚反着灯光的金属制品,是左轮手枪的大口径子弹。

    “所以不是我用这个指着你,就是你对着你自己了,安迷修先生。”雷狮把子弹慢慢推到了左轮的枪膛的其中一个孔内,阖上枪膛后用食指随意地拨动着“不知道你意下如何呢?”

     “好……你应该会如实回答的吧。”骑士的眼神里坚定的火焰又燃烧起来,在光线有些不充足的密闭房间里亮的让人误以为是天上的星星。

   “我尽量~”对面的男人看起来心情很好,嘴角一直保持着上扬,看上去有了些许和善的样子,如果那对紫罗兰颜色的眸子里没有对开枪的渴望的话。修长的手指附上了枪的扳机,举起了上臂,对着安迷修穿戴整齐的整洁西装左侧,按了下去。

     万幸只有气音,并没有什么实质性上的子弹,就算是一直运气不好的安迷修也没有这么夸张的霉运。他暗暗地舒了一口气,张口问了雷狮是否可以问问题了。得到点头示意后,对雷狮,也就是自己的相处近三年的伴侣说“你真的是海盗团的首席吗?”

     以往爽朗的声音现在有点颤抖起来,这个问题是安迷修根本不敢想的,虽然已经有很多事实指向这么一个结果了,但最后一丝希望,还被他紧紧攥在手里不肯让步。

    “关于这件事情,我应该从来没有刻意隐瞒吧。我当然是了啊。现在轮到你了。”被质问的人颇为轻松地回答到,甚至没有一丝停顿,顺手把左轮扔向桌沿,铁质的武器在皮制桌面上打着转,最后正好停在了安迷修面前。

      那对深邃的眼睛在颤抖,他整个人都在颤抖,眼里有怒火也有失望。即使是一早就料到了,但被自己信任的人欺骗还是会动摇。更何况雷狮根本就没有隐藏他自己,所以安迷修也在气自己无用极了的自欺欺人。

     深呼吸了几次之后,多次历经生死的骑士举起了自己的手臂,用漆黑的枪口顶住了自己的太阳穴,闭上眼感叹多日隐瞒的虚假情谊是怎样的脆弱。

     子弹仍旧没有出来,除了左轮有些严重的后座力顶了一下安迷修的右手虎口之外,就没有其它的感觉了。骑士缓缓放下了手里的武器,重新睁开眼睛看着对面笑得恶劣的人。

      “你问吧,光看着我做什么”雷狮的声音里充满了愉悦。

     “那你……在家里看到过我的枪械没有”安迷修捂着自己的额头,叹了口气。

     “你这废话吧,我都知道你代号了啊,“骑士”先生。”雷狮忍住不翻白眼,他现在很想知道为什么这个人即使到了这样的时候还是愚蠢的可怕。

       “那我们都在自认为隐藏地很好的,在掩饰吗?”安迷修追问着。

       “一次一问哦,这就当你预支了。”雷狮不打招呼的又射了一枪,子弹好像被卡住了似的,还是没有从枪膛里出来“也许吧,不过我是真的没有隐藏,我同时也是那家公司的经理没错。”
      
     安迷修好像更加地颓废了起来,自暴自弃地从雷狮那里拿过了手枪,毫不犹豫地开枪了之后,看没什么受伤的就继续追问雷狮说什么,那一次暗杀的任务就是海盗团首席,你有没有受伤啊……

     “你又不是没看见,那次在床上我左手绑的绷带。”雷狮觉得这个自己设计的游戏都被安迷修老妈子一样的问题搅混了“你的枪法真的需要提升啊”

       “我枪法需要提升?我那是在狙击镜里看见了你的头巾我才故意射歪的,不然你觉得我会射偏失误,然后被组织驱除吗?”安迷修气结,平常的礼貌在碰上雷狮之后好像都会瓦解。

        “什么?你……”一直波澜不惊的紫色眼睛里终于有了点感情变化,去抓左轮的手停在空气里,被安迷修抓去。前身因为这个动作被带着歪到了安迷修的面前,职业素养让雷狮很快反应过来,戏谑的笑再一次绽开在他的嘴角“我不会因为这个停止游戏的。”

         雷狮握紧了手里的左轮,近距离贴上了安迷修的心口,在按下扳机的一瞬间把自己柔软的唇瓣贴了上去。

       两个人都睁着眸子,本就实力不相上下的两个人唇舌交缠着,安迷修从一开的顺着雷狮,到尽情掠夺着自己情人的津液,描摹着他齿关的形状。一吻结束以后,子弹果然是没有射出,雷狮把头埋到了安迷修的颈窝处,接吻之后有一点气息不稳地在安迷修耳边轻轻呢喃到“你还不够我感动……”

        海盗迅速从起身,拉开了与骑士的距离,安迷修的眼睛里没有惊讶,而是不断地叹着气,想着左轮就只有一发了,自己的运气也够好了。合拢了雷狮递过来的手指,推了回去。“就最后一次了,你对着我开枪吧”

         已经了解的差不多了,我已经知道你对我是什么感觉了。

         雷狮说了句这样啊,重新坐回了原来的椅子上,看着直立在桌对面的自己没出息的伴侣,嘴角的弧度不减半分。

         白皙的手指在扳机上摩挲着,雷狮用另一只没有握着枪的手拖着腮,这一次好像没有刻意瞄准。

        时间好像被无限拉长,骑士再一次闭上了眼睛,脑海里是和雷狮在便利店的初遇,和雷狮在大学时的互相针对,和雷狮第一次的不像样子的约会,和雷狮在国外领了结婚证时额头靠着额头傻笑的样子,和雷狮吵架之后看见星星想起的那个的笑容,是自己明明不愿意却偏偏喜欢上的雷狮……

       预计的枪声终于是响了起来,但从黑洞洞的枪口里射出的不是具有杀伤性的冰冷子弹,而是一大卷彩色的丝带,丝丝缕缕地挂在了安迷修僵硬俊逸的脸上。因为视觉的丧失让安迷修的其他感觉被放大了,除了丝绸凌乱地占据着视野,他的耳旁还有一个凉凉的东西。

        拨开这些碍事的丝带的同时,牵扯着那东西的丝线也被带到了安迷修的手掌里,那是一枚铂金戒指,反射着房间顶上昏黄的光,有了点柔软的感觉。骑士抬起了头,看见了自己早就沉浸在里面的紫罗兰般的眼瞳里,含了少有的温柔。

       “恭喜你,中奖了。”说着他还举起了自己的左手,在那只好看匀称的五指中间的无名指上也有着金属光泽。
 
      “真是惊喜……”安迷修笑了,笑得柔软温暖。




fin❤

     

       

     

      

      

评论(5)

热度(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