呀呀子_Yayaco

头像是自设 是鸟神/全息老师画的。请吹爆!


目前住宿……周更抱歉

安雷(过激?)和嘉金,瑞金

(但首页只有安雷(坑多写不过来了

BG和雷卡雷……基本是雷爆了(除了我喜欢的老师画的(ntm

其余杂食

目前随缘更新,我觉得我需要改造
(欢迎唠嗑,不介意扩列(没人找你的

【安雷】弄假成真

【安雷】弄假成真

*送给淮景老师!!!老师生日快乐!! @粉红魔泡景氏 (超提前)
*巨型ooc!!!而且很短!!我文笔太差了……
*我流187安迷修!!
*好了,请食用吧!!!

   “哈哈哈哈哈安迷修你输了!!”坐在安迷修旁边的同学大声的笑着,边笑还边拍着大腿“选一个吧,真心话还是大冒险。”

    薄荷绿的眼睛了充满了无奈“唉……大冒险吧”
  
     “吼吼?大冒险?那就去和雷狮表白吧!”那个同学笑的很不妙,毕竟年段里谁不知道安迷修和雷狮是宿敌。不仅是考试成绩要比,连见面都是交换着凶恶的眼神。安迷修一遇到雷狮就与平时的温和脱节,而雷狮则是更加的暴戾。

      安迷修颓废着的背部明显抖了抖,抬起了棕色的头,用惊讶到微妙的眼神看着那个同学“这……”

      “愿赌服输啊,要玩就玩大一点”
   
      “好吧……时间限制可以放宽吗?”
   
      “行啊,你还真答应了,不愧是骑士道,就今天之内吧。”

#

    太阳已经完成了自己一天的使命,一点一点窝回了夜色的怀抱里,让星星有机会展现自己的微光,璀璨地撒了一整片夜空。晚上的风很舒服,吹起了安迷修的衣角和他柔软的棕发,而他本人则搬了一张板凳,端把吉他,站在了黑漆漆的宿舍后门。

    因为雷狮的寝室阳台是背着学校的,所以安迷修也只能是这样。他举起手机熟练地给雷狮打了个电话过去:

    “恶党,你出来看看楼下。”

    “哈?你这傻子我干嘛听你的?”雷狮诧异地接起了电话前感叹了下安迷修会主动找自己,结果接了之后他很失望,为什么这白痴会没头没尾的来这么一句?

     “……很重要,你先看看吧”电话那头很无奈。

      然后雷狮挑着英气的眉毛,往阳台走去了。一推开玻璃门,晚风就窜进来,迎面撞进了雷狮怀里。当他把头伸出阳台时,一阵吉他的声音从楼下传来。

      闯入视线的是安迷修端着吉他,坐在板凳上的画面。他唱的声音不大也不小,刚刚好可以和晚风一起钻进雷狮的耳朵里。楼下的骑士笑了,唇瓣开合间保持着上扬的嘴角让整张脸都温柔起来。

      雷狮听了歌词之后,耳尖一点点红起来,他想要藏住自己的心跳与眼神里的心动,虽然他不知道安迷修今天什么毛病,但是不得不承认他还是很受用的。少年红着脸抬头,看见了越发亮起来的碎星,一条耀眼的星河伴随着安迷修的歌声,好像流淌了起来,汩汩地,有着和歌声所属着一样的温柔。

      吉他声不知道什么时候停了,雷狮被安迷修的喊声唤回了难得出神的心脏,黑发的少年低头看向另一个给他心动的少年。

     “雷狮――”

     “干嘛――”

     “雷狮,我喜欢你――”

     “?!”紫色的眼睛稍稍放大了一些,惊讶的表情展露在少年的脸上。他紧紧盯着告白之人的眼瞳,目睹自己最想要的星海映射在里面,亮的可怕。他很快蹲下来,捂住了自己该死的一直在吵的心脏。

      这没出息的东西,别吵了,我不喜欢……算了!!

      雷狮起身,粗暴地把玻璃门拉的更开,在海盗团一众惊讶的问句中出了门,焦急地把鞋子往脚上套,迈开了步子,在空荡的宿舍楼道里飞奔着,脚步声响在一整个楼道里,也想在雷狮的心里,合着心跳的节奏:扑通扑通。

      等他赶到了楼下,那栋宿舍楼里已经有很多人头窜出来围观了,一盏盏宿舍灯亮了起来。雷狮只抬头看了一眼,等出了宿舍门后,稳了稳自己的呼吸,一步一步走向安迷修。

      “你认真的吗?”雷狮没有看着安迷修的眼睛,他害怕自己会陷进去而失去最后的倨傲“还是说你又犯傻了,白痴安迷修。”

      “这是真心话大冒险输了……我才……”安迷修有些难堪,额角沁了点汗出来。

      “什……”雷狮还是把眼神转到了眼前的人身上,紧紧盯着他的眼睛。他当然明白,也比任何人都了解安迷修这不会撒谎的原则与本性,这就让雷狮有些恼火,也有些想嘲笑自己的自作多情。

       呵……我也不需要什么喜欢。有一瞬间他是这样想的。

      “在一起!在一起!在一起!”楼上的围观同学突然起哄,嘈杂的人声刺激着雷狮的耳膜。雷狮咂舌,转身往宿舍走。而背着吉他的安迷修把吉他从自己身上拿下来,快速地摆在了凳子上,像是害怕弄丢雷狮一样地抓住了雷狮的肩膀:

      “但是我……我是真的”

      雷狮听了之后只觉得更加的恼火了起来,拍开了安迷修的手,以不到一米的超近距离吼到“那我喜欢你,你听见了没有啊!!!”

      安迷修露出了和雷狮在阳台时一样的 表情,但那个惊讶转瞬变成了喜悦,他伸手抱了抱雷狮,在他耳边讲着自己的喜欢。说自己是真心的,这首歌也准备了很久。而雷狮则把头埋进了安迷修的白衬衫肩膀处,强装镇定的说了句我认真的。

     而安迷修则笑得更是开心了,伸手紧了紧怀里的雷狮:“我弄假成真。”

      

     

评论(8)

热度(1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