呀呀子_Yayaco

头像是自设 是鸟神/全息老师画的。请吹爆!


目前住宿……周更抱歉

安雷(过激?)和嘉金,瑞金

(但首页只有安雷(坑多写不过来了

BG和雷卡雷……基本是雷爆了(除了我喜欢的老师画的(ntm

其余杂食

目前随缘更新,我觉得我需要改造
(欢迎唠嗑,不介意扩列(没人找你的

【安雷】若鸟归林(1)

*人类安和榆树雷,年下,妖怪pa
*ooc有的,注意避雷哇!
*想要小心心和小蓝手x
*随缘更新,写完若鸟之后,我再看情况要不要开始白嫖……
*真的很对不起小天使们……!!(鞠躬)
*序章要麻烦你们翻首页了……我不会链接吖……!要不走话题?就这么决定了,tag名是若鸟归林

1.逝归.

    风给孩子带来的记忆一直印在他的脑海里,年少人的心动总带着一丝好奇,虽然那个给予他心动的人和他的心动一样转瞬即逝,想要探究也没有机会了。

   安迷修苦痛的童年最后随着自己的剑道师父结束,他被带到了离家乡很远的大城市里,接受了很好的教育,过着白天上课,傍晚放学回到师父的剑道馆里练习的日子。安迷修本就坚韧的性格和身体素质,自然是在馆里优秀的不得了。到了高中的时候,他也已经是馆中受小女生敬仰的大师兄了。

   这日子是不淡也不咸,安迷修过得也还算舒坦,本想着就这样安安稳稳的学习,考个什么211985,给辛苦养大自己的师父争光,也实现一下去世很久的父母的“夙愿”。不过他还真没想到,自己的师父也能成为一个小插曲。
   
    在他十六岁的时候,被他师父以“累了,不想开馆了,要退休调养。”为理由,回了老家。
  
    之前那个遇见绛紫的地方,他没有什么回忆的故乡。
 
     于是就有了一个身高175上下的棕发孩子搀扶着一位健朗但头发花白的老人,站在村口公交站的这么一个场景。当年的小村庄如今已经有了些县城的模样,许多老房子都变成了白色平顶的小民楼,还留在熟悉感里的,也只有村口的那一口已经有些褪色的青苔石井与守门石。

     “唉,真是发展迅速啊―”老人捋了捋胡子摇着头迈步,示意身后的少年跟上自己。少年则因为心事而慢了半拍,不过老人没有在意。这也就自然不会明白他徒弟为何在住处着落地差不多之后,第一时间竟然是跑回曾经给他带来噩耗的老房子。不过岁月总会在老人身上沉淀一些智慧。在老人允许自家徒儿外出之后,喝着火候正好的龙井,对着窗外叽叽喳喳的麻雀笑。只叹道:
  
     “人总会念着过往。”

     回答安迷修焦急盼望心情的,是与年幼时一样静默无言的榆树干,没有什么紫色眼瞳的孩子。无论是幼年还是少年,自那一面之后就再没有看见比他更亮眼温润的紫色了。
  
     “也许是梦吧。”少年垂下眸子,把视线落在了榆树皲裂的树皮上,出着神,无意间扫到了新抽出的小嫩芽,嘴角勾起“不过试着找过,总比没有好。”

#

      新高中的入学程序办的很快,约莫是因为安迷修那张中考成绩单吓到了校领导,毕竟这只是一个不知名的小县城,没出过什么惊天动地的人才。
    
      老人大气地迈着步子,把少年送到门口后,用极其浑厚有力的声音说了句好好读书,听的少年只顾笑和点头,站在原地看着老人转身离去。等笔直的身影被两旁的绿色混为同色,才转身进入了身后洁白干净的教学楼。

      和一开始猜测的没错,这高中确实是珍惜安迷修这么个人才,把他安排进了重点班,还要求了老师进行重点培养,也算是过上了和之前的重高相差无几的严苛生活。不过这才让安迷修更好的约束住自己。

      这僻静的小镇什么都好,乡风很好客。同样热心的安迷修也会在这样的环境下,开心的去帮助同学,主动担起了之前如同大师兄一样的班长责任。
    
      这一带的天气不是晴天就是绵绵细雨,很少有什么大雷大水,连地震泥石流也未曾出现过。

      不过世上也没有什么完美的,这里的风那可是嚣张啊,每天都出奇的大。

     安迷修的位置在光线良好的窗边。某次借完同学铅笔后,笔袋被放在了窗沿上,接受着小城午风的撩拨,本身就没有什么重量的白色袋子被气流恶意的一把推下,落在了后山清新的泥地上。

      是的,这个学校有一座后山,而且面积不小,平常运气好的话还能看见野猪或者鹿等动物跑过,给你留一个欢乐自由但捕捉不住的影子。

      发现自己铅笔袋掉下去的安迷修叹了口气,无奈的将就着黑笔的残油写着,在熬到早上的课结束后才背着书包下楼,准备拾起自己那可怜的沾了泥点的铅笔袋。

      少年的运动鞋是红色的,红色碾碎了树木的枯枝与落叶,给了它们一个发声的机会。他弯下腰,指尖刚触碰到笔袋,有一阵风拂过脸颊,让少年不自觉地侧过头望向了树林的深处,碧绿与暗碧杂拢在一起,忽然有白色掺在里面。少年本能的想要看清,于是很快的捡起笔袋,极自然的做完了动作,恢复了直立,任发丝被风带的扬起,眼睛一眨不眨地望向那纯白所在的方向。

      风又起,那被安迷修捕捉住的白色化了个男人出来,男人转过头与他眼神交汇,在片刻的僵硬后给了少年一个笑容。

      紧紧攥住了少年的视线。

      这是一场没有预约的重逢,久远以前的心动又再一次攀上了心头,就像是夏季雨后转角处独自摇曳的紫丁香,还带着雨露,花瓣的紫拥有着最令人渴望的美。他找寻的人没有被岁月影响,笑容没有变换多少,只是添了一份从容。

      名为自由的从容。

评论(14)

热度(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