呀呀子_Yayaco

头像是自设 是鸟神/全息老师画的。请吹爆!


目前住宿……周更抱歉

安雷(过激?)和嘉金,瑞金

(但首页只有安雷(坑多写不过来了

BG和雷卡雷……基本是雷爆了(除了我喜欢的老师画的(ntm

其余杂食

目前随缘更新,我觉得我需要改造
(欢迎唠嗑,不介意扩列(没人找你的

【安雷】小骑士的喜欢.

*之前的糯米团子后续!以后还会有的!(对于地震梗的消失真的很抱歉x
*希望有评论可以看(打滚
*ooc很严重,我发现我不会写家长……而且短小了……
*祝食用愉快!!!(qwq我又要去监狱了)

   小孩子的约定一般来讲都是一晚上就消失的,但对于安迷修这个半吊子小骑士来说却要相对长久一些。他虽然还没有明白“爱”是什么意思,爸爸给的骑士守则也还有很多字不认识,可是妈妈解释过“爱”就是和喜欢很像的东西,而且比喜欢还喜欢。

    “既然我说过我要喜欢雷狮,那就是爱了吧!身为骑士要对自己的爱,至……至死不渝!”刚刚回到房间的安迷修用脚板用力地在深棕色的地板上跺了跺,软趴趴的小脸显露了一种小孩子的倔强,还泛着粉红。

     两三秒后坚定的孩子突然一脸迷茫,握成拳头的小手掌有点松动了,他还不知道要怎么爱或者说去喜欢一个人呢。于是他拿出了红色书包里,雷狮送的小马挂件。挂件的一头被安迷修短小的拇指和食指夹住,随着肉乎乎的上臂的摇晃着,发出了喀呤喀呤的声音。然后他小心翼翼地托举着,放到比自己要稍微高一些的书架二层,收回右手动作幅度很小的拿出了白色的手帕,慢慢盖在了小马挂件上面,最后一点点收回了踮着的脚尖。

    安迷修呼了一口气,拍拍自己的胸口,迈开了步子,稍大的拖鞋被小脚丫带得啪嗒啪嗒响“妈妈――”

    小骑士扶着栏杆,尽自己所能地加快速度下楼梯,一副急吼吼的样子。“哎,怎么啦安安”正在厨房洗菜的女人停下了手头的工作,侧身接住了飞奔而来的小骑士。被自家妈妈抱着的小宝贝好像意识到了什么,从女人的怀里钻出,郑重地整了整到自己小胸脯的领带,板着张稚气的脸,青色的眼眸里满是小孩子的执拗与认真“要怎么去喜欢一个人啊,妈妈!”

    女人听了这个问题先是怔了一下,比自己孩子要深邃一些的眼睛好像一下子蓄满了春天还没有来得及给予大地的溪水“安迷修小同志啊,喜欢是一个很珍贵很美好的东西哦,你在喜欢一个人的时候会像妈妈一样,要把最甜的糖果给他,要把最喜欢的玩具给他,你还会想和他玩的最好。而且你会比喜欢妈妈还要喜欢他。”

    女人的手掌在粉嫩的围裙布料里拂去了水渍,抬起干燥了不少的手揉了揉安迷修蓬松的小脑袋“所以要怎么样喜欢一个人,就要看安安你自己想要对他多好了。”

     安迷修看着自己最亲的人的笑容,眼睛里的认真让翠色的眸子越发的明亮“嗯,妈妈!我知道了!”小骑士点了点头,跟着自己的母亲一起绽放了一个向日葵般明媚温暖的笑容。

#
    “大哥,你怎么了?”2岁左右的卡米尔有着一种超脱年龄的老成,就这么屁点大的年纪竟然学会了说话,还学会了如何去关心别人,所以在他攀爬到雷狮房间看见雷狮痴愣愣的注视他自己的手掌时,卡米尔一边吃手指一边问到。

    “啊?”小雷狮从回忆里面脱出,白皙水润的脸蛋上少有的飘起了红霞,小孩子哪里知道什么恋爱,什么心动,就是雷狮这样的小恶魔也只是知道电视剧的奇怪的脸红心跳的片段。所以年幼的雷总只是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那么在意那个刚来没多久的蠢蛋的笑容,然后就开始在卡米尔面前心虚“什……什么都没有啊”

    真是小孩子的不坦率。

    “哦。”卡米尔见自己大哥没什么大事情,又再一次低头摆弄起了零散在方框外的七巧板,放任小海盗一个人,在木板碰撞的咔哒声里,慌慌张张地扑倒海浪颜色的床铺里,隐藏通红的耳尖。

     那是小孩子的自尊,被某种他不能理解的东西敲了一下。

    我不要想那个白痴了!!!

评论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