呀呀子_Yayaco

头像是自设 是鸟神/全息老师画的。请吹爆!


目前住宿……周更抱歉

安雷(过激?)和嘉金,瑞金

(但首页只有安雷(坑多写不过来了

BG和雷卡雷……基本是雷爆了(除了我喜欢的老师画的(ntm

其余杂食

目前随缘更新,我觉得我需要改造
(欢迎唠嗑,不介意扩列(没人找你的

[凹凸/安雷]甘之如饴00.-15.

好的她终于写出来了!!是骑士安和皇子雷(飞奔)
就算是玩烂的梗我也喜欢到爆炸了(……飞奔)

后夜栖于雨:


#架空
#灵性排版
#骑士与王子paro
#cp安雷安无差
#私设
#ooc慎 有些是考虑年龄的问题 再大佬的人小时候也可能会……停下 嘉德罗斯你走。

00.
从前有个国家,国王有三个儿子。
前两个一看便是炮灰,姑且不提;最小的那个名为雷狮,已是内定的王位继承人。
虽然目标是当个海盗,但也只能是目标了。

安迷修知道自己要成为这个人的骑士。
但也仅仅是知道而已。

01.
“骑士道”。
这是一个多么理想化的词汇啊。

“我的剑放在这里。
“我将牢记——谦卑、怜悯、公正、荣誉、牺牲、英勇、灵性、诚实的美德。
“我将奉献我的灵魂和我的生命在公平之神的脚下。我的血将伴随着荣誉洒在战场上。我的剑放在这里,神祝福它永远锋利。
“……除非它的主人低头,它将永不折断。”(1)

将宣言从口中说出来的时候,安迷修的年纪还很小。虽然被冠以“年纪最小的骑士”这一称号,其本身却是对此怀抱质疑的存在。并非对骑士将履行之美德有什么意见,反而是在我履行对象的地方弥留了一片空白。
而今天空白将被填补。

他抬头看向年幼的君王。

02.
雷狮同样审视着眼前的人。

仅比自己年长一岁的“骑士”。
他心里同样无法认可的这个存在,即便他以无可指摘的姿态跪在自己的身前,说着效忠的话语,在外人看来极尽谦卑的态度,在他眼里也只是谦逊而已。
年幼的骑士无法认同眼前的君王,这是显而易见的事情。

正如他无法认可眼前年幼的骑士。

03.
安迷修没有得到回应。

近乎尴尬的静默在大厅里蔓延着。年幼的君王仍未发话,也就没有人拥有开口的权力。
而他能感觉到自己正在被这个人用一种类似于嫌弃的目光打量着。
不需要多久,这个人应该会说出拒绝的话。他猜想。毕竟自己是以老国王的名义派来保护他的人,而传闻里一直都说年幼的继承人素来与老国王不合。
与之相对的,便是自己也很难得到眼前人的信任,效忠的对象到最后也只会成为命令里模糊的字句而已,他甚至都不会来得及看效忠者的脸。

他是这样想的。

04.
“我知道了。”

所有人都屏息等待着年幼君王的表态。结果他只是甩下这么轻飘飘的一句就转身离开,一丝想要留下的态度都没有,一步一步,恣意地将百来朝臣甩在了身后。
也将单膝跪地的骑士甩在了身后。
他将接受数人的注目、谈论与侧目。

一个任性的王。

05.
安迷修的神色略微冷淡了一些。

06.
眼前的王并不能听见,或者说选择性不听见他人口中对骑士的夸赞与褒美,反正在雷狮眼里也就这么回事。

背后牵扯着老国王的丝线,一个试图束缚他的人。
就是这么回事。

而年幼的王拒绝任何形式上的束缚与强迫。

07.
……于是,不认同王的骑士与不认同骑士的王就这么各怀心思地相遇了。
他们也同样要面对“自己要与对方相处好一阵子”的现实。

静默的骑士与不需要其守护的王子。
瞧瞧这是什么组合。

但没人会说和解,少年人的轻狂有时候又展现出一种近乎幼稚的执着来;他们对彼此也体现出一种漠不关心的态度,就好像骑士正默立在门口履行着守卫的职责,而王子扫了他一眼,便从他身边走过去了。

安迷修抬脚跟了上去。

08.
“你最好不要跟着我。”

“这是我的职责。”

骑士固执的坚持得到不屑的嘲笑。

09.
雷狮现在可以说是比较烦躁,原因不外乎后面缀着的人。
按照他平时的行事风格,这个人早就不能跟在自己的身边了,无论是现在这种名义保护实则监视的状态——至少在他看来如此,还是其它的各种方式,“安迷修”这个“骑士”的存在早就该在他身边绝迹了。
事实却是他现在还得忍受这个人的存在,他说出的话无论是在他听来无趣至极的劝告还是沉默的反对。

不,即使是安静地站着也会非常碍眼,

卡米尔评价为任性的王当然有任性的权力。
但在任性的王还没有成为王的时候,他必须学会忍辱负重……对不起,雷狮觉得现在还没到这个地步。

……所以,为了表示抗议,他决定实现自己一直以来的愿望——当个星际海盗——的第一步。

离宫出走。

……什么,毕竟是年仅七岁的设定嘛。

10.
消息传过来以后,宫里没有一个人对此表示意外,除了安迷修。

令他感到困惑的正是自己作为其骑士,应当会有擅离职守的嫌疑,却是一点儿责备的声音也没有听到。

唯一的命令倒是有一条。

“作为他的骑士,把他找回来吧。”

11.
很久以后他才知道雷狮并不是第一次打这种主意,甚至是在此之前已经进行过许多次的尝试。只是唯独这一次卡米尔提供的计划拥有了万无一失的可能性,恰好加上安迷修和雷狮那个时候关系的因素被计算在内,才得到了实施的成功案例。

总而言之,这锅安迷修甩不掉。

12.
而他现在只是为自己的疏忽而懊恼,并打算采取行动。

……所以那天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13.
余晖映照的庭院,作为整座皇宫唯一得以窥见光明的地方,唯一得以一扫压抑在重楼中郁结的地方,好像是但凡站在这里,处于皇宫难能的僻静之地,便能将高楼围墙都肆意拆解,寻得片刻积云压沉下灵魂的安憩。
就是在这样一个地方,也许意味摈弃枷锁而单纯发问吧,年幼的君王郑重地、一字一句地问他是否愿意成为自己的骑士。
来得过于突兀了,让安迷修措不及防。就宛如一直井水不犯河水的两个人,虽然生命短暂交集着,但从未期待过什么更深的联系……如果没有这句话的话。

并理所当然地不知道该如何回答。

然后吗?
然后说话的人饶有兴致地观察了一阵他的表情,正如第一天见面的时候,留下句“你自己想想吧”便转身离开了。
仿佛本就不期待他的回应一般。

……现在说起来,这个环节还得伪装成认可自己的样子,到底是不是很为难他啊。

14.
目之所及皆为“灾难”之后的灰烬。

再往前踏一步开始的便是满脚泥泞,往前蔓延的景色已经无法称之为“丛林”了。倒坍的巨木横在地上阻止着他的前进,而其深处的黑暗里,似乎有细微的响动声隐隐约约地传进他的耳中。

安迷修握紧双剑,缓缓地向前走。

他并不知道那深处会有什么,但直觉告诉他继续前行。自己所要寻找的人也许就正在这个忽然探测出奇怪雷电反应的区域里——如果“历代君王必经之考验”所言非虚。⑵

他看见谁踩在碾碎的树枝上一步一步走来。以其为中心延伸的区域皆为焦土,电光跃动之间隐约勾勒出人影的轮廓。

15.
太阳刚刚升起。

-tbc
⑴选自《骑士宣言》
⑵大概是成为君王需要经过系列考验得到能力的标准设定。自圆其说。

是个紧张刺激的BE。

@呀呀鳄鱼_着色老师家特产 与之谈论过的梗
如果没有后续就是因为作者沉迷崩坏3……学习了。

先不打tag试排版。

评论

热度(13)

  1. 呀呀子_Yayaco后夜栖于雨 转载了此文字
    好的她终于写出来了!!是骑士安和皇子雷(飞奔)就算是玩烂的梗我也喜欢到爆炸了(……飞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