呀呀子_Yayaco

头像是自设 是鸟神/全息老师画的。请吹爆!


目前住宿……周更抱歉

安雷(过激?)和嘉金,瑞金

(但首页只有安雷(坑多写不过来了

BG和雷卡雷……基本是雷爆了(除了我喜欢的老师画的(ntm

其余杂食

目前随缘更新,我觉得我需要改造
(欢迎唠嗑,不介意扩列(没人找你的

【安雷】晨旭明谭(下)

*古风和现代穿插,古风偏多,这个是完结篇前世内容居多。(我终于写完了!!!)
*ooc严重,幼儿园文笔,剧情很迷
*应该还会有现代pa的番外,不过要拖很久很久,保证是糖。
*希望食用愉快,喜欢的话可不可以给我一个评论!(鞠躬(谁会喜欢啊(。

   雷三少爷从小就不满自家严厉的规矩,对于要继承家业还要与兄长们争位置这一点就更是不屑。没什么有趣的事情啊,这个家太无聊了。
  
   于是在他大哥生辰这天,趁所有客人与自家大哥喝的半醉时,他选择了翻墙出逃。那年他15岁,近乎熟练地翻出红墙,打算去老早准备好的行李堆放处。那里有足够的银两,换洗衣物和自己的武器,最重要的是还有等在那里的表弟。
  
   人算终究是不如天算。
   
   雷狮栽了,栽在了一个固执剑客的怀里。也栽在了他不该眷恋的温柔里。

  “你叫什么!快放开我!”

  虽然一开始他根本不自知,甚至是厌恶的。

  抱住他的人明显愣住了,好一会才松开自己,然后礼貌的回答了雷狮的问题,并且反问。雷狮在心里腹诽,回答了之后就立刻闪身准备离开了。

  那人有想拦的意思,雷狮还想着自己还未带武器,该如何对付是好。结果对方竟是没有坚持了,真是奇怪。

   随后雷狮便很快到达了目的地的客栈,提起行李带着自家表弟准备坐船去江南。这个表弟虽然不是直系的亲属,但好歹是雷狮一手带大的,乖巧聪慧的很。
 
   一路上都挺顺利的,甚至雷狮在江南一边经商一边当山贼霸王也都没什么大事情,还收了两个还算有用的小子,帕洛斯和佩利。两个都不是中原人,一个笑得狡诈一个笑得傻气,相同点是都臣服于雷狮自身的功力。

   直到出逃两年后的某天,雷狮难得待在寨子里,有个麻烦家伙居然找上门来了。说是江湖上顶顶有名的除暴安良的剑客,还是个使双剑的好小子。他雷大爷当然要会上一会。
  
  “谁?”雷狮肩抗着自己形状可以说是怪异的很的锤子,操纵着天上的落雷,手指间电光闪烁。
   
  “你可是这山寨的恶党首领?”那人冷着一张脸,棕色马尾被风吹的扬了起来。碧绿的眼睛没有抬起来审视眼前的人,似乎是在等待回答。

  “若是我,你又能如何?”雷狮站在百级台阶的最高处,匀称的身板稍微往前倾,一副玩味的样子。

   怎么这小剑客的样子有点眼熟。雷狮嘀咕。

  “若是你,我便定将你处死。”终于他将头扬起来了,眸子里都是坚定与敌意,双剑稍稍抬高,脚尖轻点。藏蓝衣衫被这的动作带的猎猎飞舞,没多久就闪到了雷狮面前,双剑齐齐劈下。

   雷狮则还是那副戏谑的笑容,黑色发丝与头巾被吹得同样扬起。他流畅地把锤子一转挡在了身前。铁器相撞的声音清脆回响在高台之上,两人的姿势极快的变换着。
    
   他一个后空翻化开了雷狮锤子所给予的力量,双脚落地后划出了一段距离。缓了没多久就又冲上去,蓝黄两柄剑划作了两道光芒,与雷狮的电光纠缠在一起。

   “呵……”雷狮的笑容越发扩大,锤子被他用左手转了一圈,锤柄卡住了剑客的双剑,而另一只手则操控着噼啪作响的天雷,握拳往剑客腹部击去。

    那人眉头紧紧扭了起来,连忙后退,堪堪躲过一劫,衣服却不免残破了一个角。
   
    两人头顶的天空也不再晴朗,有黑压压的云朵聚集起来,云中同时还藏匿着一条又一跳宛若天龙的闪电,骇人至极。

   短暂的分离后两个身影又交汇在一起,气浪以剑锤相交处为中心,带着极具攻击性的势态震裂了寨子入口旁的石柱。天上的稠云也终于被雷狮用上,落了一道又一道的雷,接连不断地创造焦黑的土地和石块。

   青烟从土坑中悠悠飘出,没多久又被猛地吹散。

   两个人不知道打了多久,原本还算宏大的山寨大部分被毁坏,尤其是正门阶梯这一块。

    雷狮用大拇指指腹抹开了嘴角的血珠,还是那个笑容,用有些气喘的语气问那个同样狼狈的剑客说你叫什么。

  “安迷修”剑客给了雷狮一个眼刀,直了自己的身板,顺手整理残破染了血迹的衣服。

  “安迷修――”雷狮在心里暗暗念了一遍“愚蠢但是还蛮有趣的。”

  今后的一个月,雷狮比以往都要热衷于山贼的事务,甚至闲置了店铺那边,想方设法鼓捣了一些并非正道的案件,借此引出乐意于帮助他人的剑客。

  “恶党!!!”已经数不清是第几次了。安迷修每每听见哪家农户被抢都是雷狮所为,而当自己恰好赶到之时,雷狮也是早就抢完掂着钱袋,不慌不忙的站在门口等着他。

  “哟,小剑客。”雷狮看到了想要玩弄的人,绛紫眸子里全是看不明了的喜悦。他对于安迷修这样助人不求回报的行为很是感兴趣,更何况还是一个难得和自己打的不分上下的。

   安迷修冷着一张脸,提起双剑就又和他来了一架。
   
   全寨上下都知道自家老大和这个剑客杠上了,也就难怪他们会在得知他的消息之后去告诉雷狮,而雷狮就轻松得了个更方便的信息来源,好计划时间去与安迷修会面了。
 
   两个人胜负五五开,雷狮略微超了安迷修一些,也不是什么值得自豪的事情。实在是没有遇到过好的对手,雷狮这种心悸的感觉也就被当成了好胜的不甘。

   要安迷修对于雷狮改观是因为那么一个契机,虽然他早就知道雷狮没有那么恶劣,毕竟他只抢了人家部分银两,从不伤人性命。

   双剑剑客那么有名气是有原因的,不仅仅是因为他实力强悍,不愿与他人结盟,同时也有他招惹的人多这一不可避因素,扫除恶党的同时必定会和残余恶党结仇。这也是为何安迷修会流浪,躲避着追杀,时不时还会扫除一部分。

   也就是那么平常的一次干架里,安迷修和雷狮都打的欢畅之时,一支箭矢破空而来擦着雷狮的脸颊而去,留下了鲜艳的红痕。

   安迷修立刻反应过来,收回要往雷狮身上招呼的冰蓝剑器,与另一柄灼热的剑一起挥舞着砍断了数根紧缩而来的箭矢。雷狮就愣了那么一会,右手五指一张,雷光大起利落地劈向他身后的草丛,扬起了大片暗红。

   两人因为长期的交手,默契娴熟地合作起来,扫荡期间的交流不过是一个眼神。

   各自解决着四面八方来的不同杂碎,安迷修的剑利落的抹过不知名袭击者的脖子,雷狮则粗暴的一锤一个准。

   血液和白花花的脑浆一起迸射出来,留在暗绿色的灌木丛上,滑过叶脉隐没与尘土。

   其实敌人数量也不多,差不多了灭光了之后,闪身退了回去,背靠着背有些不稳的呼吸声交杂在雷狮耳边。

  “谢谢……”是安迷修的声音,他稍长的马尾遮住了雷狮探查的眼神。

    雷狮看不见这个剑客的表情。

  “要谢我,你不如请我喝酒。”他鬼使神差的讲了这么一句,耳尖不由的红了那么一丝。
  
   紧贴着自己的安迷修背微微绷住,低沉的声音好像稍微缓过来了一点,答了句好。

  “那明日戌时,集市门口见。”雷狮扛着锤子,悠闲的踱着步子,消失在了茂密的树林里。任由安迷修伫立在原地,傻愣愣的看着自己离开。

   天知道这雷三少爷为什么会窃喜。

   阳光一点点被黑夜包裹起来,独独留了一轮明月与整片星光。雷狮一个人晃晃悠悠的提着酒壶,拉着等了许久的安迷修一个轻功上了别人家的屋顶。

   瓦片被鞋子踩的咔哒作响,雷狮随意的扯了下安迷修的手,强迫他与自己坐在了屋子斜面。

  “你真的不认识我是谁了?”雷狮提着酒壶猛的灌了一口,清澈的酒液顺着好看的颈线与跳动的喉结往下,埋没在不整齐的衣领里。
  
    安迷修刚刚还看着雷狮眼睛,但这一画面好似灼伤了他几分,激得他转移了视线“在下并不知道恶党你还有什么其他身份。”

   “呵……”雷狮像是早料到了一般笑了笑,毕竟自己还是调查过的。没想到这人当真的是那年出逃时遇见的傻子剑客。

    安迷修见雷狮没有再多说些什么,试着提起了放在另一边的酒壶,掀开了红色的布盖,微微倾了壶身,抿了一口。热烈的感觉从舌尖开始窜向了整个身子,心口莫名其妙暖和了起来,还有点辣。

    “你莫不是三少爷。”看着雷狮一头柔顺漆黑的长发和飘扬的雪白头巾,安迷修突然醒悟。感觉到雷狮的身子微微僵硬,又回归了放松,安迷修更加肯定了自己的猜测
    
    “跟我回去吧”碧绿的眼睛里都是坚定。

    “你下一次打赢我再说”雷狮没有回头分给安迷修任何视线。

    “好”安迷修就这样应了下来,看着城镇的远处升起了灯火。千千万万的孔明灯好像是衬着星空,又好像是与繁星混杂在一起。

   “你我之间从来都不存在长久的东西”雷狮的声音因为醉意带了点沙哑“不过我就是想要去试。”
 
    安迷修听了这话有些不明白,但下一刻雷狮终于是移了眸子,凑到他耳边缓缓吹气讲了句
    
   “呵,等着输吧。”

    自那日之后安迷修再去帮助老百姓时,已经基本看不见雷狮了。说是去经营自家盐铺去了,账本和山一样,全部都要雷狮和他表弟亲自确认整理。

    两个人就有时候会在街上碰见,视线相交时心领神会的笑笑。这让安迷修莫名其妙的安心,让雷狮在百聊无赖的账本生活中找到了自己想要的绿色。

    不长久也是真的不长久。

    当雷家三少爷毫无顾忌的一跃而出时,他脑子甚至没有跟着身体反应过来,自己那么自由不羁的一个人竟然会为了一个白痴剑士冒死挡下那么一击。

    那是江湖上被安迷修坏了好事的人干的,他们想要一举灭掉这个多管闲事的双剑剑客,聚集了不知道多少的精兵,把安迷修围了个里外不通透。

    本来安迷修打算多杀一个是一个,自己这条命死了也就死了,救也救不会来了。哪会知道忙着经商的雷狮突然冒出来帮他,虽然自己在看见他的那一刻有安心。

    可更多的竟然是恼怒与心疼。

   “恶党你过来做甚,快走啊!”安迷修挥动的双剑,勉强挤出了空隙向雷狮喊话,漏掉了身后的一个使剑人物,转身格挡已是来不及,在临劈下那一刻,雷狮一道落雷拦下了身前的兵将,自己把锤子扔了出去撞飞了那人将要砍下去的一剑。

    “你给我注意点!”雷狮终于不再游刃有余的笑,紫色的眼睛里都是怒火。

     时间被无限拉长,安迷修的伤口甚至已经没有了知觉,余光里的雷狮也已经快站不住了。两人实力虽强,但也不是无敌,潮水一般的兵力打压在两个伤痕累累的人肩上。

     扛不住了。再清楚不过的想法印在安迷修脑海里,以至于对面一个铁锤砸下来都躲闪不及。

    雷狮也同样脱力,但不知道是什么支撑着他,脚尖一点雷神之锤一横挡住了那击,全身伤痕被气力震的撕裂开,血液汩汩的从中流出来,侵染了衣料。

   “安……安迷修……,你……赢了”雷狮在倒下前一秒,回头笑得吃力,对安迷修讲了这六个字。

    短短的六个字成了安迷修一生的执念。

    他要带雷狮回去。
    

#

    执念化魂,魂表执念。

    安迷修这一缕残魂早在雷狮幼时就附于他的体内,记忆和情愫在他遇见安迷修时悉数涌入了雷狮的脑内。欢愉悲喜惊讶的情绪混杂着,让雷狮又笑又哭,他背对着凝视自己的安迷修,眼角被水光包裹起来。

    头巾又一次迎着风,飞扬起来。

#

    运动会结束了,安迷修果真是输了个透彻,没有任何一项可以在雷狮参加的条件下胜出,更令人惋惜的是都是差一点点的成绩。

    众人搭着安迷修的肩,大概慰问嘲笑了一阵后再一次留了他一个人。他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最近的梦惹的他脑壳有些疼。这时候雷狮突然过来,拉着他绕过了一排又一排的座椅,到了体育场外的一颗树旁。
  
   “你真的不认识我了?”雷狮笑的随意,掩映着树枝缝里的阳光。

   “你是雷狮啊,什么认……”安迷修疑惑的回答,但还没有讲完就被雷狮夺去了剩余的呼吸。绛紫色的星辰撞到了绿色的潭水里面,激起了千层的浪花。

   唇瓣只是单纯的贴着,雷狮吻到一半还笑地更加欢畅,安迷修的残魂以这个为媒介一点点回到他原本的身体里。嗡的一声,所有错乱迷糊的梦清晰起来,那个不知道的身份的公子面部终于是清晰起来。

   那是一对好看极了的双眸,含了星光含了大海,藏了一整条的银河,璀璨耀眼吸人心魄。

    安迷修从冗长的记忆里回过了神,这个蜻蜓点水一般的吻早就结束了。眼前的人儿笑得好看,抱着双臂等着自己的反应。

    安迷修碧绿的眸子落了点光,像是晨旭明谭般美景。

    他说 :
  
   “我们回去吧。”

     fin❤

    

   

    

      

     

   

   

    

     
    

    

  

评论(10)

热度(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