呀呀子_Yayaco

头像是自设 是鸟神/全息老师画的。请吹爆!


目前住宿……周更抱歉

安雷(过激?)和嘉金,瑞金

(但首页只有安雷(坑多写不过来了

BG和雷卡雷……基本是雷爆了(除了我喜欢的老师画的(ntm

其余杂食

目前随缘更新,我觉得我需要改造
(欢迎唠嗑,不介意扩列(没人找你的

【安雷】晨旭明谭(中)

*古风和现代pa穿插的安雷
*我觉得自己写少了……最后一章可能要爆字数
*一早上起来被鼓励了,现在感觉自己肝力十足(不是
*希望食用愉快!(鞠躬

   窗帘严严实实的盖住了阴沉的天空,阳光被厚厚实实的阻隔了,只留了一片要下雨的早晨,看起来就像傍晚。

   安迷修昨晚做的梦被睡意干扰的有些模糊,甚至没有听见那个人的名字,只知道那条头巾确实系在那人头上。也就是那个护着自己的人。

   诡异的不行。

#
   安迷修想着今天是不是能够遇到那个拥有着极相似头巾的人,但是并没有。每天他都只能是那样期盼着,规规矩矩的上课,吃饭,回公寓睡觉。沉闷无趣,梦起的频率也少了许多。

   这样的日子安稳的令人害怕,少了那个该来的梦魇,晚上总觉得不对劲,或者说是心口少了点什么。

   直到运动会那天。

   安迷修学习和体育从来都不差,且因为自己这个乐于助人的性格,理所当然的参加了没有人想要参加的2000米。

   很简单的短袖短裤,身上还有一件标了比赛序号的马甲,一双暗红色的运动鞋。安迷修站在跑道上没有转移视线,说实话这几天虽然不对劲,但他休息的还不错。

   “预备,啪!”发令枪响的很突然也可以说是意料之中,安迷修平稳的保持自己的速度,有一个意气用事的小伙子冲的很前面。他没有多管,只是稍微注意了一下周围。发现离自己最近的,同时也是最先闯进自己视线的,又是那条白色的头巾,尾部的黄色还亮的晃眼。

    遇到了?!安迷修一改一开始的平视前方,分了视线给那个头巾的主人。他与自己一样平稳的保持着速度,但是从左后方看过去的侧脸是一副无所谓的样子。

     还有一点不屑。

     安迷修本来就抱着不想输的心态,看见这么幅表情就更不用讲了。安迷修想东想西地,身体意外乖巧的遵从着自己想赢的心情稳稳的跑了两圈半。回神再那么一看,领先的只剩自己和多了自己两个身位的头巾主子。

     还剩1000米,差不多了。

     积攒着的体力一点点发挥出来,安迷修的速度在提,同样前面的那个人也在提。中间安迷修不知道抱着什么心思,超过去了一点,然后旁边的那个人就换了一个表情。不再是那种无所谓,而是一种欣赏与敌视并存的嘲讽笑容,游刃有余极了。

    这可谓是精彩,两个人一前一后的位置不停的交换着,体力都像是没有尽头似的,有点像小学生一时兴起的幼稚赛跑。观众开始纷纷猜起谁会赢,议论声中这遥遥领先的两个选手同时加速起来。明明是个2000米的长跑,可最后的500米跑的和100米似的,越冲越起劲。

    “哦……!!!”看两人几乎同时冲过终点,观众席不是一般的激动,这个本来没什么意思的长跑,居然有两个实力相当的变态较量,热血极了。

    “你不错嘛!”一个带着些许喘气声的低沉嗓音,响在安迷修恰好在脱马甲遮住了大部分视线的时候。他想了想笑了起来,把马甲脱离了自己的视野换成了一个正在往自己靠近的人。

    稍长的黑色头发被包裹在星星头巾里,发尾被汗水浸湿了熨贴的伏在颊边,紫色的眼睛藏在头发里忽隐忽现,就像被云朵遮住一闪一闪的星星。

   那人在靠近的差不多的时候撩起了自己的刘海,嘴角是嚣张的幅度。安迷修愣住了,遇到对手这件事情自己也蛮开心的,虽然是差了一点就赢了。

   “彼此彼此”安迷修还是保持着那个笑容,礼貌但是和对面一样有着欣赏的意味。

   “雷狮”他站定之后看着安迷修的眼睛讲了自己的名字“你呢?”

   “安迷修”安迷修对眼前这人有一种熟悉的感觉,还有一种之前那个梦里的心动。

    风有点大,把眼前名为雷狮的人的头巾带的飘扬起来,翻飞无序。

#
   
    安迷修在比赛结束就很快躺尸在一堆同班同学的水啊鼓励啊安慰中间,温和善良的性格让他微笑着感谢他们给予的帮助。不久后下一场开始,人也散了不少,他坐在位置上准备回那个刚刚加了的雷狮同学。

    雷狮的头像很特别,是一艘帆船,一艘暗紫色的木制帆船,背景是湛蓝的大海。现在那个头像上有一个小红点。

   『你还参加了什么?』雷狮问。

   『200米短跑和跳远。』安迷修规规矩矩的答。

   『呵,等着输吧。』

   『未必。』

    简短明了的聊天记录,还火药味十足,但是安迷修的嘴角就是控制不住的上扬。至于为什么?他自己也不知道,可能是心跳在作祟。

    也可能是不知何处来的回忆。

#

   “来比试一场吧”这是安迷修在睡梦中睁开眼睛听到的第一句话,人脸有些模糊但是他清楚这是上次撞进自己怀里的黑长发头巾公子,这一次他也只能是以第一人称看一部电影,还是画质极其不好的那种。

   “比试可以,雷三公子可否答应我,若是我赢了您便速速回去。”身体自己张嘴讲出了这句话,安迷修听的一愣一愣的。 

   “无妨”虽然看不请脸但是可以猜到眼前人的嚣张神色和那股游刃有余。就像今天遇见的那个男生,他也有那么一股属于自己的傲气。

    然后画面跳转的很快,眼前变成了一片灯海,人则坐在了黑瓦屋顶上面,右手边有一壶酒,酒的旁边除却自己还有那天那个公子。他的头发被夜风吹得飘动起来,和头巾映衬着。侧脸有些不清晰但是比上一个画面要柔和不少,也许是喝醉了些。

   整片星空的光全部染到了身边人的侧脸上,不听自己指挥的身体也被这样的侧脸吸引了吧。过了会才摇摇头,把视线分给了面前灯海。

   孔明灯成片成片的升起,晃晃悠悠的上升,高度升的高了也就和天上的星星混在了一起,照的夜空灿烂不已。

   只不过这样的东西,迟早得要灭。

  “你我之间,从来都不存在长久的东西啊”身边的人讲话了,低沉的声音炸开在耳边。

   “不过我想去试。”他笑了,笑的比星星点点的火光还要好看,比整片星空都好看,那双眼睛好像清晰了起来,他拉过了安迷修的肩膀,缩短了两个人的距离。

     他说“呵,等着输吧”

#
   
   “未必……”安迷修就这样喊着,半夜醒了过来,心跳快的可怕,脸颊通红。

    就好像是刚刚被谁表白了心迹。
 
    等收拾的差不多了,梦里的那个人说了什么做了什么又开始模糊,印在脑子里的只有一句等着输吧。

    是指什么输了?安迷修不知道,他只知道自己很开心或者说是期待。那种感觉从心底窜上来,窜到脑海,开心到头皮发麻。

#
     其实雷狮都知道。
     
    
    
    
    
   

评论(6)

热度(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