呀呀子_Yayaco

头像是自设 是鸟神/全息老师画的。请吹爆!


目前住宿……周更抱歉

安雷(过激?)和嘉金,瑞金

(但首页只有安雷(坑多写不过来了

BG和雷卡雷……基本是雷爆了(除了我喜欢的老师画的(ntm

其余杂食

目前随缘更新,我觉得我需要改造
(欢迎唠嗑,不介意扩列(没人找你的

【安雷】吞没.

*骑士安和皇子雷,竹马竹马
*ooc有,这次应该没有那么短小了(吧
*幼儿园文笔和自顾自的文艺
*第一更在联文的小伙伴手上,我还没问她更新不更新
*谢谢你看到这里,愉快的食用吧(鞠躬+笔芯

  雷狮和安迷修相处了5年,对彼此的秉性了解的不能再多了,骑士与候补继承人的身份让两个人有了一层奇妙的隔阂。安迷修即使是不认同他所要侍奉的王,也必须要去执行命令,那是骑士道的要求。

  但是该劝时安迷修会努力,实在不对甚至会和雷狮来上一架,即使他早在很早的时候就喜欢上了雷狮,喜欢上了那对眼睛里面的不羁。

  越是约束自己的人在潜意识里越渴望自由。

   浓密的云层遮挡了夜空,只漏出了一个小小的月尖和很少一部分的星星,倒映在湖面上。因为缺少亮光湖水没有显现出白日时的清澈,而是压抑的黑色,可怜地泛着微弱波光。

  安迷修沉默的跟在雷狮后面,思考着这几年他从宣誓臣服于不足8岁的雷狮,到现在雷狮都已经快14岁了,他还是没有成功掰回雷狮的性子,反而还刺激了这种歪性子的增长。

“下去坐船。”雷狮看着湖上漂浮不定的小舟,头也不回的命令着身后的骑士。暗暗叹了口气的安迷修被迫拉回了自己的想法,缓缓走向湖边解开了束缚小舟的麻绳,树的影子打在他的脸上。

  对雷狮弯腰做了一个标准的“请”的手势,示意他与往常一样的首先进入小舟落座。雷狮虽然还没有长大,但是身高却已经快要赶上大自己一岁的安迷修。

   他迈动了修长的腿,在登上去的时候舟面晃了晃,在完全坐稳后停止,然后骑士才开始站在舟上划桨,慢慢的划向湖中心,云也缓缓的散开了。

  小舟载着一个少年皇子和少年骑士从茂密的树影里出来,被月光一点点包裹完全,银华的颜色衬的两人的眼睛更加透彻,充满了夜空的倒影。湖面被漾开了一圈圈的波纹,在到达湖边之前就归为了平静。

  每个晴朗的夜晚,雷狮都喜欢这样出来看星空,就像他无时不刻渴望着自由。这个皇宫实在是太无趣,自己身边的骑士算是唯一一个有点意思的存在了。

  这样的想法在他第一次出逃,被这小骑士抓回来就一直在了。

   两个人什么都没有说,静谧在小舟上蔓延开来,只有风抚动树叶的低声吟唱。皇子仰着头,任小舟在湖面上轻轻摇晃,任这片星空把光融到他的绛紫色眼睛里。

   而骑士则停止了划桨,翠色的眼睛里都是皇子的样子,尚未长开的少年脸庞已经初见与其主人相符的傲气,白皙的脸庞,翘挺的鼻子,红润的唇瓣……

  还有那对吸人心魄的紫色眼睛,那是比丁香更加深沉的颜色。

   真的太好看了。

   骑士在心里想起了来之前思考的事情,要是他这么想要从这个地方逃出去,我要不要陪他走下去,要不要替他承担这一切的责任。可骑士道……

  如果为了保住他的话,我会不会……

   舟开始像摇摆不定的骑士内心一样不稳了起来,这样盛舟的习惯好像被哪一位皇子知道了,对小舟做了手脚。舟剧烈的摇晃着皇子想要稳住它,骑士却还在想着什么,水一点点溅到舟面上,成了薄薄的一层水膜。

   在还未被吞没的最后一刻,少年终于反应过来想要抱住了另一个少年,但带着皇冠的少年还是没有被抓住。破开了湖面,漾起了更大的水花,沉入了深水里,那个好看的面容变得有些慌张,被水淹没了。

  雷狮越沉越深,眼睛被水刺激的睁不开,本能的呼吸让他吸入了大量的水,一个又一个气泡从嘴唇中冒出来。

  好痛苦……我是不是就要这样离开了,也许这样也是一种自由吧。

  雷狮闭上了眼睛,把绛紫色的眸子关上了,任由自己沉下去。但当面前的水传来了移动的感觉,雷狮睁开了那双眼睛。

   骑士的身影被水晃的有些模糊,一点点的接近着雷狮,皱紧了眉头,向雷狮伸出了双臂。雷狮想要回应他,但是窒息的感觉让大脑空档了。

  不甘心啊……雷狮在深水里对安迷修摆了个口型,水的波纹打在了快要失去生气的人儿身上。

  安迷修见雷狮的眼睛更加的暗沉,想都不想就猛的下扎,游到了雷狮面前,抱着那个白皙还未长开的脸庞,吻了下去。

   新鲜的空气通过相交的唇瓣灌入了雷狮的肺里,窒息的感觉被眼前的骑士一扫而光。被大力气拽着,向着湖面以上的月亮去了,微弱的同时也是光。

   是这个自己仅仅只是利用着只是觉得有点意思的父王走狗,带着自己破开了水面,回到了看得见星空的地方。

“噗哈――”安迷修长长的呼了一口气,扶着雷狮的肩膀,一点点往岸边移动。游到一半雷狮就推开了安迷修,即使他并不会水。

  雷狮用着不像样的姿势,在安迷修之后登岸。骑士像在水中一样对他伸出了一只手,雷狮盯着看了一会,嗤笑了一声,给予了同样的回应。

  少年与少年的手握到了一起。

  湿透的两个人,坐在了湖边靠着同一棵树同样滴滴答答淌着水,却想着不同的事情。安迷修终于更加肯定了自己的想法,他不再矛盾不再迷惘。

  如果是为了你的自由,我愿意付出自己的一切忠诚。

  皇子靠着树的另一面,捂这自己的通红的脸,害怕起了自己的心跳。发现对那个愚笨固执的骑士早已不只是简单的觉得有趣而已。

  那个有着浓厚云层的夜晚,早就变得晴朗,满天的星星发着光,有微弱的两颗挨的很近。他们微弱但是还在成长着,他们互相厌恶却又依靠着。

  是辰星啊……

     

      fin❤
     
      

    
    

评论(9)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