呀呀子_Yayaco

头像是自设 是鸟神/全息老师画的。请吹爆!


目前住宿……周更抱歉

安雷(过激?)和嘉金,瑞金

(但首页只有安雷(坑多写不过来了

BG和雷卡雷……基本是雷爆了(除了我喜欢的老师画的(ntm

其余杂食

目前随缘更新,我觉得我需要改造
(欢迎唠嗑,不介意扩列(没人找你的

【安雷】痛.

*胃痛梗(这玩意是梗嘛……(其实就是类似与描写练习(就是瞎写
*幼儿园文笔,ooc严重(安哥太听话了……
*没头没尾的,安雷也不是很明显(占tag抱歉
*短小预警!!!!(划重点
*其实就是想把我的感受给予雷总x(打死
*不介意的话就当笑话看吧!谢谢啦!(鞠躬



  那是很折磨人的东西,明明里面什么都没有,却好像装满了水,它们嚣张的翻腾着翻腾着,在胃里扯出一大片缝隙来。把痛的感觉把胀的感觉把渴望的感觉往里面塞,塞的满满当当的又不愿意放出来。就那么压榨你,让你出汗,让你夹紧眉头,让你巴不得直接死掉。

   雷狮的黑发已经全部湿透了,无力的贴在额头旁边,脸已经彻底失去了红润,转化为慎人的苍白。牙齿死死咬住了下唇,干裂的表皮被咬出了一个血痕,大有流出什么的趋势。整个身体没法紧绷,只能颤抖着,颤抖着,颤抖着……带动着疼痛在胃的末端扩大,扩大到小腹,扩大到肺部,扩大到心脏,扩大到大脑皮层。

    好痛……好奇怪……好……

    雷狮没有胃药,他从来没有想过胃痛会这么可怕。这也怪不了其他人,他自己喜欢喝酒喜欢吃辣的冰的刺激的东西,折磨自己的胃。再好的体质不好好珍惜还是会得病,即使是大赛第四,即使是海盗团老大。

    海盗团成员全部在外面巡逻,只有雷狮一个人白着一张脸回来。终于丢弃了形象瘫倒在床上,疼到无法入睡。

    没有缓解,而且越来越疼,就好像是一双手或者说是一根毛巾,在你的胃里左擦擦右挠挠,一下给予你水分一下子收走你的胃粘膜。

    雷狮虚弱的喘气,他从来没有这么的失态。连皱起眉毛都已经很吃力了。快要失去意识了,但是不行,我还有要完成的……

    “恶党?”那是个熟悉的声音。

     谁?这声音……是……是安迷修?为什么他会……

     雷狮脑子被胃部的疼痛激的反应缓慢,只能感觉到有一只暖和的东西,贴在了自己的额头替他擦去了豆大的冷汗。雷狮下意识的蹭了一下,眉头好像没有夹的那么紧了。

    但这是上一秒的事情,现在他还是闭着眼睛,把星辰大海锁住不分眼前的骑士任何一点。

#
    安迷修是被卡米尔叫过来的,如果要问为什么的话应该是给他们两个一个相处机会吧。卡米尔知道自己大哥喜欢安迷修,而且已经不是一天两天了。本来是不插手的,但是现在反正自己也脱不开身去照顾大哥,那就给个机会吧。

    大哥,对不起。卡米尔叫安迷修传话,如果问起来就这么说。

#

   安迷修看着雷狮蜷缩在床角,紧紧贴着墙和自己敷在他额头上的手掌。雷狮的状态是真的太糟糕了,即使不去仔细感觉也能发现她整个人都在颤抖。

    什么东西让你这么难受的?安迷修很好奇,还有莫名的心疼。

    本着骑士道的乐于助人,安迷修叫了裁判球问了问什么病能不能直接治好。那个白色的小东西说是胃病,但是不是一两天就能好的现在我可以提供止痛的服务。

    好。安迷修转手奉献了7500积分。

    药的效果好是好,但始终是有一个等待时间的。雷狮的脸没有恢复血色,但是不颤抖了。安迷修在这个期间,煮了姜丝粥。他也没想到人家基地里会有厨房,虽然落了灰。


然后就坑了……(别打我!!!(跑走

(有人看我可能试着去烂尾(没人看的放弃吧

   

评论(11)

热度(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