呀呀子_Yayaco

头像是自设 是鸟神/全息老师画的。请吹爆!


目前住宿……周更抱歉

安雷(过激?)和嘉金,瑞金

(但首页只有安雷(坑多写不过来了

BG和雷卡雷……基本是雷爆了(除了我喜欢的老师画的(ntm

其余杂食

目前随缘更新,我觉得我需要改造
(欢迎唠嗑,不介意扩列(没人找你的

【安雷】捡(2)

*安哥捡到小雷狮!
*ooc有,且爆棚。就是喜欢无脑甜x
*冒昧且不要脸的求评论(依旧是不催更就不写   要点脸吧你x.)
*感谢你看到这里,愉快的食用吧!

   雷狮一点点从床角爬出来,稚气的脸拧巴在一起,写着对安迷修的抱怨:这人谁啊,干嘛要救我,一定是个傻子。

   虽然这样否定着安迷修,雷狮的嘴角却有着翘起的趋势,然后在安迷修进来的那个瞬间笑意消失。
我还不能轻信他人。

   安迷修端着一碗热气腾腾的白粥,雾气让翠色的眼睛变得水润起来,反着屋顶的灯光,恍惚间好像混入了闪耀的碧色星屑。

   雷狮再怎么成熟,也是小孩子,不经意就呢喃出了一句夸赞的话“你眼睛……还蛮好看的。”

   随后自知不对,满脸通红的捂住了自己的嘴巴,又缩回了墙角背对着安迷修,让他孤独的端着白粥。

  “别躲着了,出来喝粥吧。”安迷修柔声道,脸上无端多了点宠溺,显然是没听见雷狮嘀咕的什么。

   “我不要!”雷狮的声音仔细听还是小孩子的软糯,闷在了墙壁里面,更是多了几分可爱与任性。

    安迷修叹了口气,把粥放在了床头柜上,跪在了床上伸手去勾雷狮倔强的小肩膀,让他转过身来。然后映在安迷修眼里的就是小孩子赌气或者是害羞时通红的脸蛋了,绛紫的眼睛里都是慌张,雷狮赶忙伸手捂住自己的脸。

   “你干什么啊!”幼稚的辩驳。

   “噗。”安迷修用右手握拳抵在嘴唇上,妄图遮住自己的抑制不住的嘴唇弧度。

   “笑什么啊笑!”男孩子开始耍小脾气了,愤愤转过身子,粉嫩的手掌握成小拳头插着腰,站在床上,和安迷修跪着的身子比还矮了半个头,不过在同年龄的人里也算高了。

   “好了,喝粥吧不然都要凉了。”安迷修用哄骗小孩子的语气劝着,端起了被放置在床头柜的白粥,虽然是散了点热度不过对于小孩子还是烫了点。

    安迷修拿起了瓷勺,盛了些白粥,吹了吹伸到了雷狮嘟起的嘴边。雷狮看了一眼白粥,把头撇到了一边。“我不要你喂!”

   “……好好好”安迷修把勺子递了出去“那你自己吃,小心点烫……啊”

    刚讲完,雷狮就直接把滚烫的白粥塞进了自己的嘴里了,导致他烫的眼泪都出来了,但是就是没有抱怨,逞强的吞了进去。

    可怜极了。

   “都说了叫你小心”安迷修把勺子从雷狮紧攒的小手掌里挖出来,自己管自己的打了一口白粥,细细的吹过,不管雷狮的反抗直接塞到他嘴里。

    次数多了雷狮也就不反抗了,白粥的口感很好,没有太稀也没有过稠,绵密的划过口腔。吃的雷狮还算享受,当一碗见底的时候还砸了砸嘴巴。
这傻子还算有用。

    小孩子始终是不怎么记仇的。
#
    吃完饭安迷修就给雷狮换衣服了,小孩子要是只穿着裤衩子睡觉那可不好。

    然后雷狮就套了一件极不合身的白色衬衫。没办法啊,安迷修衣柜里除了校服就只有白衬衫上衣和黑色的长裤了。

    丑死了……雷狮不满的皱了皱鼻子。
#
    忙碌了两天的安迷修今晚也没有睡到自己的席梦思上,雷狮耍着小孩子脾性,一副老子最强的张扬笑脸,大声宣告着霸占床铺的决定。

    安迷修摇着头,觉得跟小孩子没有什么好争的,也就捧着被子拉开房门,关了房间的灯。

   “晚安”安迷修说,说完还等了几秒,看房间里没有传出什么声音就笑着走了。而雷狮小同学则在门带上后不久,钻出被子嘀咕了一声晚安。

    但他并没有睡着,雷狮还在想之前发生的事情,他虽小却早已有着比常人优秀的多的力气与战斗技巧。可就算是这样,在那天还是受了不少的伤。

    要不要逃出去?还是以后再说吧。雷狮想。

    那个雨夜里雷狮从牢笼逃了出来,并且找到了母亲所讲的每个人都有的宝物。

    只是雷狮他还不知道也不会去珍惜。
#
    过迟的入睡让本就需要充足睡眠的雷狮一觉睡到了11点。温润的小脸被睡意催的透了几分粉红,揉着眼睛起身,掀开被子。嘴里还在嘀嘀咕咕着什么,都是含糊不清的稚气的声音。

    正好安迷修刚刚下课回来了,看见雷狮小小个的叉腰站在玄关中间,圆溜溜的眼睛里写着傲慢。黑色的发丝熨贴的伏在白皙的脸颊上,衬衫的一头从小孩子圆润的肩头滑下来,下摆只露出了受冻了的小脚趾。

    “饿了?”安迷修问。

    “没”雷狮看见安迷修进来之后就转身往沙发去了,但是肚子里传出的声音出卖了他。秀气的小眉毛皱了起来,耳尖通红。

    安迷修笑着从书包里拿了个糖果递到雷狮面前,雷狮抬头看了眼,接了下来。然后安迷修就又往厨房去了。

    为什么我逃出来不是吃就是睡啊!

    小雷狮抱怨着自己,窝到了沙发里,宽大衬衫勉勉强强挂在雷狮身上。
#
    在食物散发的热气里,雷狮坐在凳子上不客气的扫荡着餐桌上的肉类,有时候夹不到还得安迷修送去他碗里。毕竟一个短手努力伸长的样子,着实是有点逗还有点可怜。

    安迷修早就吃完了,碧绿的眼睛盈着笑意,注视着雷狮。他时不时会夹给小家伙点菜,但都被冷落在了餐桌上。

    “挑食会长不高的,雷狮”安迷修故作严肃的讲。
雷狮小同志又开始皱眉毛,犹豫良久吃了一口安迷修递来的菜叶,表情复杂的吞了下去。

    然后就不吃了。雷狮抱着自己的肩膀,站在了椅子上,俯视着安迷修讲:“我要去买衣服!你这衬衫实在是太丑了!”

   “好好好”安迷修仰着头,把眼睛弯成了好看的弧度。

TBC

评论

热度(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