呀呀子_Yayaco

头像是自设 是鸟神/全息老师画的。请吹爆!


目前住宿……周更抱歉

安雷(过激?)和嘉金,瑞金

(但首页只有安雷(坑多写不过来了

BG和雷卡雷……基本是雷爆了(除了我喜欢的老师画的(ntm

其余杂食

目前随缘更新,我觉得我需要改造
(欢迎唠嗑,不介意扩列(没人找你的

【安雷】伊始.

*是地震梗,短小警报
*ooc有,且巨大
*全文目前还没有取名字,算是征集吧(没人管你的啦!)(求评论!!)
*就是写个开头,有人看再继续吧!
*感谢你看到这里!请愉快的食用吧!(笔芯)

  “看不出来的只有你了。”凯莉是这样回答安迷修的,惹的安迷修耳尖通红,还时不时瞟两眼正在和海盗团员们玩闹的雷狮。
   凯莉看着这有趣的反应,就挥挥手让安迷修先走了,嘴角拉出一个有些恶劣的笑。与雷狮对了对眼神,前者还奇怪着呢,后者笑得更恶劣了。
   雷狮和安迷修是同桌,应丹尼尔老师的要求,说是一物降一物。安迷修为人处世乖巧守则,而雷狮则是自由第一,随性恣意,恰好被安迷修所克。两人体育成绩好像也差不多。
   但这天下谁制的住雷狮啊。
   于是这俩同桌的第一天就吵架了,安迷修好班长无论怎么劝说雷狮,他上课还是照样睡觉,吃零食,玩手机,又因为成绩好没有老师管所以就更加无法无天。
   安迷修那就俩字,无奈。
   后面就不止是吵架了,没几句就直接约楼顶,小巷去打架。安迷修每次火气都会被雷狮挑起来,雷狮也总乐此不疲的逗着安迷修。
   这种坚守傻子骑士道的人多好玩啊。
   不过这俩都没有认真打过,打到一半就会去哪里吃东西了。
   虽然都是未成年吧,可是家里却没有家长,安迷修一个人住,而雷狮则是和他弟弟卡米尔一起住。卡米尔貌似才初二,而且还是住校的半个月才回家一次。两个人住的地方都是套间,且正好上下楼,一个7楼一个8楼。
  “孽缘!”雷狮原话。
   回家就是理所当然的要一起走了,所以这就是为什么两人打架打一半还要一起去吃东西的原因。偶尔安迷修会烧菜,不过多数时间还是吃面馆或者饭店。
   今天就恰巧是安迷修煮饭的日子了,雷狮习惯性的蹭饭。两个人肩并肩打闹着,一点点磨蹭回家,脸上也都挂着笑。
   雷狮很早就知道自己喜欢安迷修。至于为什么他也不是很清楚,兴许因为安迷修的厨艺兴许是因为他的眼睛里含着太多他想要的东西。
   在河提旁边的小道上面,雷狮抬起了头并用双手抱住了脑袋,看着橘粉红掺半的天空渐渐变成了紫色。不是日暮西沉的淡紫,是红艳的紫,诡异的吓人。
   这天气怎么了?算了不影响,反正我早就决定要告白了。雷狮想。因为他已经试探累了,安迷修整一个大傻个一点反应都没有的。耿直的不能再耿直了,都要直成旗杆了。
   不,旗杆还是可以折的,但是安迷修不行。
   雷狮继续抬着头看着天,思考着今天的计划,走的漫不经心。
  “这天,怕是要出大事情啊。”安迷修顺着雷狮眼神看过去,看到了那片临近西方的天空后喃喃道。随后又转头看了看雷狮“走路不要看其他地方!”
  “哈?智障骑士你这也要管?!”雷狮抱怨着,却听话的放下了手臂。
  “这样不好!很没有教养的!”安迷修反驳“而且容易摔倒!”
   磕磕绊绊的一直吵到了家门口两个人都没有停过,直到安迷修开始炒菜了,不理雷狮了之后才没了声音。
   雷狮看着安迷修系着粉红围巾的背影很久很久,像是要把安迷修困在自己的眼神里。“安迷修?”
  “干嘛。”安迷修头也不抬的答到,只把眼神分给包菜。
  “我喜……”雷狮后面半句没说完。
   因为厨房碗柜里的碗都掉了出来,砸出了极刺耳的声音,打断了雷狮的语句。
   天花板上也开始有大面积的碎屑落下来,屋子里的灯毫无规则的摇摆着,发出痛苦的呻吟。墙体与墙体之间的碰撞发出了低沉但是巨大的轰隆声。
   所有噪声杂乱的拼凑在一起,扰乱人们的理智。
   当房体晃动了几秒后,安迷修立刻反应过来这是地震,利落丢下菜刀,躲闪着橱柜里白花花的盘子。连忙把话讲一半的雷狮牵住手拖走,一起钻到了餐桌底下。
     雷狮愣住了,所有感官都失去了作用,只有越来越远的灾难来临声和右手掌传来的安迷修紧张的热度。安迷修握的很紧,跟雷狮一样想把对方困在自己的可控范围。
    当一整块的混凝石板砸到脆弱的木制餐桌上时,雷狮失去了视觉也失去了意识。
   
    再睁眼,则是唯一一小片可见的灰色和飞扬的肮脏尘埃,其他的都隐秘在黑暗深处看不明了。
     地震了。雷狮深刻的感觉到。
     而且还远远没有结束。
   
    

    
   
  

评论(2)

热度(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