呀呀子_Yayaco

头像是自设 是鸟神/全息老师画的。请吹爆!


目前住宿……周更抱歉

安雷(过激?)和嘉金,瑞金

(但首页只有安雷(坑多写不过来了

BG和雷卡雷……基本是雷爆了(除了我喜欢的老师画的(ntm

其余杂食

目前随缘更新,我觉得我需要改造
(欢迎唠嗑,不介意扩列(没人找你的

【安雷】星星和桔梗.

*花吐症 妈哟这梗好多人写的
*ooc有
*幼儿园文笔
*自顾自的文艺
*感谢你看到这里,请开心的食用吧!(笔芯)(冒昧的求评论   跑走)

   大厅的电子音照常是没感情的读着比赛的近况与规则的变动,雷狮漫不经心的在大厅内逛着,晃荡着手里的白色锤子,身后跟着卡米尔等海盗团的成员。
   同时雷狮也瞟了几眼着和红发娇小女子交谈的安迷修。
   “啧”雷狮皱起了好看的眉毛,不耐烦的握紧了锤子,就往安迷修那个有几分帅气但是讨好意味明显的笑脸砸去。
    安迷修条件反射的往后翻了两个后空翻,抬起左手使用元力召出了热流,当下了这么一击。
   “铛!”坚硬武器的碰撞声音在大厅里回荡开来,刚刚和安迷修讲话的女孩子便是瞬间逃开了,脸上写满了惊恐。
   “恶党你做什么?!”安迷修也褪去了笑容,碧绿的眼睛里全转成了怒意。
    “呵,看到你那恶心的笑脸我就想打。”雷狮脸上也同样不存在什么温柔,恶狠狠的瞪着安迷修,就好像是要直接把他一锤锤成烂泥一般。
    “多说无用!”安迷修又抬起了右手,召出了冷流,脚尖一点便跃到了雷狮身边。两剑同时挥出与雷狮的雷神之锤抗衡。
    “这才像个样子啊,白痴骑士”雷狮笑的狂妄。两人的身影在大厅里闪动着,常人根本无法捕捉。
     突然在安迷修被雷狮从正上方捶下时,有几片绛紫色的细小花瓣落了下来,从他厌恶的恶党嘴里落下来。紫色花瓣和安迷修的眼睛颜色很配,很好看。
    就像极光下的花朵,不可能存在的花朵。
    雷狮慌张的捂住嘴巴,有点惊讶,他的耳尖还有一点点红,安迷修的眼睛每一次都会让他忍不住盯着看。放弃了攻击的姿势,收回锤子扛到肩膀上,迈开了步子,缓缓踱向海盗团员们在的方向。头也不回的喊了声
   “回见,智障骑士。”
   “老大!”佩利傻傻的叫着雷狮,露出了自己的虎牙。但是雷狮没有回应,同时也错开了自己的行路方向,没有与海盗团相接。选择在路过时对卡米尔说了句 “我去散散心,你们管自己先。”就离开了。
    卡米尔只好担心的看着雷狮的背影没入了深绿色的森林,只剩了高挂的太阳,刺眼的很。
    然后刚刚还一脸轻松的雷狮,就弯下腰扶着树干痛苦的皱着眉头,开始干呕起来。刚刚在大厅细小的花瓣变成了稍微完整些的小花,落到了雷狮白皙的手掌中心。
    可笑,我真是太可笑了。
    雷狮看着手里的紫色小花,嘴角被苦涩牵动,自嘲和求而不得的心情大喊着占领了他的脑海,或者说是一种一开始就知道没有结果的绝望。
    这样的小花已经出现了四天了,每当雷狮想起安迷修,想起那张笑脸,想起那对碧色眼睛,嘴唇就会无法封锁,花朵伴随着咳嗽从嘴里冒出来。
    所以雷狮在大厅时不吃惊,现在也理所当然的躲在了树林里。一开始花朵的出现雷狮没有在意,有第一次就有第二次,一而再再而三。雷狮忍受不了的去查了系统内的资料,发现竟是什么诡异的吐花症。
    因为暗恋得不到成全,而产生的苦闷心情,导致了花瓣从郁结之人口中吐出,需要和所恋之人接吻两人一起吐出花瓣,即可痊愈。
长时间不治疗会死亡,在患病期间越拖病情越严重,前期只是吐吐小花瓣,后期便会……
    资料很长,雷狮嫌弃且烦闷的随便瞟着下面的内容,里面有着这么一句话。花朵的种类视两人的结果或者可能来定。
     雷狮看了看身边散落的紫色,又搜了枯梗花的花语――无望的爱。好极了。雷狮想,他是一直暗恋着安迷修,天知道他到底喜欢安迷修哪里,也许那个与他早逝的母亲相似的温柔,又或者是那双该死的深邃眼睛。
     是啊,雷狮就是喜欢。但是藏太久,就不敢讲了,明明那么大胆,放纵的一个人却胆怯了。
     死就死吧,老子不想去跟那个傻子告白,不想接吻。这是雷狮在林子里对自己的自我催眠。
#
   夜空中闪着星星,是可爱的淡紫色,和桔梗花一个颜色,也和雷狮的眼瞳一个颜色。雷狮身边的花早已像一座小山,有的被雷狮厌恶的撕碎有的则脏乱的埋在了土里,挤压的不成型。但更多的还是随意飘着,躺着。
   雷狮已然被病症的痛苦折磨的不成样子,眼下有了一圈青黑色,好看的脸变得病态了起来。他躺在了花瓣旁边,身后是草地眼前则是万丈星海,以前以为自己不会被束缚。
   如今却彻彻底底的被锁在了一个人的眼神里,果真是可笑啊。 
   雷狮闭上了眼睛脑海里止不住的回放起来他和安迷修的一切,有初见时的互相欣赏,有独处时的谈天说地,有切磋后的倔强对话,有黄昏有清晨有晴天有落雨……大赛明明开始时间不长,他们俩却好像相处了很久,雷狮不该开始的感情也越来越不可抑制。
   看着安迷修的没心没肺,就那样可悲又理所当然的患上了花吐症。
   要结束了吧。雷狮想,腹部那里又传来了刺痛与恶心的感觉。
   其实我还是想看一下那对亮的可怕的眼睛。雷狮又想。
   在寂静的树林里有一小片空地,雷狮躺在上面闭着眼睛,嘴巴抿成了一条紧绷的直线,秀气又不失男生气质的眉毛拧成了倒八,满脸的痛苦。这是安迷修所看见的。
   “恶党?”
    就这么一声,让雷狮急忙睁开了眼睛,强撑着身体打算离开,但是花吐症后期的病痛即使是再强的人也没有抵抗的可能。雷狮踉跄了下就往后倾去,眼看要砸在草丛里。
    结束吧, 雷狮想。
    但是迎接他的不是雨后草地的湿冷,是温暖柔软的怀抱,安迷修的。
   “你干什……”雷狮皱眉朝安迷修望去,紫色的眼睛映着天上的星光,璀璨夺目。
    安迷修不受控制的借着怀抱伏身下去,把自己的唇盖在了雷狮有些失去血色的唇上,碧色的眼睛合上了,耳尖和雷狮当初一样泛着粉红。
    起初只是两片唇瓣的接触,没多久雷狮就开始伸出了有些恢复红润的软舌,虽然没有章法但是安迷修却对这个很是受用。初次尝试的两个人通红着脸颊,赌气似的对视着接吻,就像在比试谁更擅长。
    唇齿交缠间,又有紫色的花瓣落在了草地上,但是这一次是成双的。雷狮使坏的把花瓣推到安迷修的嘴里,安迷修也开始咳嗽。
   两个人额头抵着额头,背对着星空,任凭紫色的桔梗花飘落。树林里只有喘气的声音,安迷修犹豫了会,抬起头看着雷狮,雷狮奇怪的也去看他。两个人的眼睛都含着星星,亮的很。

   “我喜欢你,雷狮”安迷修说。
   “……巧了,我也是”雷狮笑。

   “你肯定没有我喜欢你。”
   “哈?你怎么知道,万一我比你多一点怎么办啊。”

   两个人和以前一样打了起来,你推推我,我撞撞你的,满地的桔梗花被他俩的动作带的飞扬了起来。打到后面安迷修笑了,雷狮一愣嘴角也扬起了个弧度。
    好看极了。
    满天飘散的桔梗和雷狮的眸子,饱含三千夏夜碎星的眸子里如今还多了个翠色流星的倒影。
    就像夏夜湖边的星星和肆意绽放的桔梗,是被创造的不可能的奇迹。

#
   雷狮那天没有仔细看啊,桔梗花还有一个花语。
   永恒的爱,是诚实温柔而又浪漫的那一种。

  
  
 

    
     
     
  
   

评论(9)

热度(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