呀呀子_Yayaco

头像是自设 是鸟神/全息老师画的。请吹爆!


目前住宿……周更抱歉

安雷(过激?)和嘉金,瑞金

(但首页只有安雷(坑多写不过来了

BG和雷卡雷……基本是雷爆了(除了我喜欢的老师画的(ntm

其余杂食

目前随缘更新,我觉得我需要改造
(欢迎唠嗑,不介意扩列(没人找你的

【安雷】捡.(1)

*安哥捡到小雷狮,这个梗好像很常见,一直很想写就写了
*ooc有,而且庞大
*写了个开头,有人看继续(没人看的,放弃吧)
*题目乱取的hhhh
*当笑话看就好,愉快的食用吧,谢谢你看到这里

   是夜,是雨夜,浓厚的夜色包裹着湿冷的小巷,淅淅沥沥的雨毫不留情的砸在不足十岁的男孩身上,刺目的血红顺着水流展现出来,而唯一的明亮则是从巷口挤进来的微弱灯光,舔舐着男孩苍白的脸颊。
   密且长的睫毛投射下一片小小的阴影,阴影微微颤抖着,还有极其微弱的喘息声从失去血色的嘴唇中漏出,继而在破巷里回荡。
   男孩坚持了很久很久,久到他自己都要放弃了,随后巷子外迷迷糊糊传来了一个男人的声音:“这里面是有受伤的人吗?”
    哪个傻子啊……现在再打我可没有力气了。男孩想着不符合年纪的事情。
    “哇,孩子你没事吧。”那是一个棕色头发的男人,有着一张好看的脸和翠色的眼睛,在雨夜里亮的可怕。
     男人在大雨之中理所当然拿着把伞,将身子往男孩的方向弯去,伸长拿伞的手臂替男孩当去了肆虐的雨水。
     然后那个男人就把男孩抱了起来,似乎是想也没想,嘴里还嘀咕着什么,似乎在说要怎么帮他,怎么会有这样的事情。
     男孩真的坚持了很久很久,久到他身上的血早已支撑不了他再保持思考。但在被这个男人抱住的一瞬间,那种温暖,那种好像他早已去世的母亲一般的温暖,让他的坚韧一下子失去理由。
     让他沉沉睡去,睡在了一个他不认识的男人的怀里。

#
   说实话安迷修觉得很气愤也很奇怪,为什么自家附近的小巷里会有一个受伤的男孩子,伤的还挺严重,还多半是刀伤和枪伤。
   其实放着普通人根本不会多管,毕竟这个世道早就腐烂了,但是安迷修的骑士道和他师傅的教导让他根本没办法置之不理,身体先思考一步就救起了这个他根本不认识的男孩子。
   安迷修回到家的第一步就是给这个男孩子洗澡消毒包扎伤口。他的衣服被安迷修温柔的褪下来,随后慢慢的把他放到浴缸里,左手扶着他柔软的后脑勺,右手则在调试水温。
    花洒里汩汩地冒出清水,比雨水温暖也轻柔,洗去了男孩脸上的血污,一张稚气温润的脸渐渐清晰起来。
    这男孩子长得真好看啊,也许跟我有的一拼。安迷修一边帮人家洗澡一边瞎想。不过说是洗澡也就冲冲污渍,不敢用什么沐浴露,因为那样是会感染的。
    毛巾擦干水珠,为男孩套上内裤,拦腰抱去了自己的房间后,安迷修就很仔细的开始消毒伤口了。男孩的左下腹有一寸长的刀伤,不是很深但是颜色是暗红的,刚刚洗澡的时候也不敢多碰。大腿上有一处枪伤,两只手臂有不同程度的乌青,这些伤放在一个小孩子身上着实的触目惊心,脚腕也是肿的可怕,与细嫩的皮肤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棉花球含了些酒精小心翼翼地去触碰男孩的伤口,剧烈的疼痛让男孩脆弱的身板开始颤抖起来。“乖,没事的,忍忍就好”知道男孩没有醒来的安迷修,开始不知所措地安慰颤抖的小孩子,有点笨拙。
     白色的绷带把伤口裹的严实,乌青处也被涂了特效药。干完这些事情后,安迷修叹了口气,坐在了床旁的沙发上,抬起同样缠着绷带的左手臂盖在了自己的额头上。阖上了眼睛,不知道在想什么。
     每半小时过去,安迷修就会起来摸摸男孩的额头检查有没有发烧。微凉的手掌盖在小小的额头上,会得到男孩的一点点回应,比如在安迷修手掌上蹭蹭。
    可爱。安迷修就这么个想法。

#
    第二天的凌晨两点半,男孩睁开了眼睛,看见了一片陌生的淡蓝天花板。
    然后他又闭上眼睛回想了昨日他倒在巷子里的场景和那个棕发男人的怀抱……
    妈哟!!男孩一颤从床上跳了起来,紫色透亮的眼睛立马开始环视周围的场景,发现了昨天那个男人。
    他穿着某所高中的校服,棕色稍长的发丝盖住了男人的眼睑,同样也是白皙的肤色,因为睡眠而有些红润,嘴唇半张着。
    一副毫无防备的样子。
    可以逃!男孩试图动作,但当从床与墙的三角夹缝中解脱时,伤口被狠狠的扯到了。这样的疼痛实在不是一个孩子可以忍受的,所以男孩就不出意外的倒吸了一口冷气。
    然后安迷修就醒了,迷迷糊糊睁开眼睛看见了半蹲在自己床上的黑发男孩子。
   “哎?!你不要乱动啊,扯到伤口很痛吧。”安迷修边讲边往床那里靠近,然后男孩子就开始凶狠的瞪着他继续往床角缩。
    “呃……”安迷修发现了男孩的抗拒,决定从搭话入手去和这个男孩子接触。
“我叫安迷修,是凹凸高中的就读学生,家里除了我没有任何人,我是在一个小巷子里看见你的,发现你受伤了就把你带回家简单包扎一下。”安迷修脱口就是长长一段信息,这样的毫无隐瞒试图让男孩放松警惕。“可以告诉我你的名字吗?”
     “……”男孩还是缩在那里瞪着他。
     “毕竟我救了你对吧,告诉我你的名字总不逾越吧。”安迷修无奈道,试图循循善诱。
     男孩子皱了皱秀气的眉毛,放松了紧绷的小身板,嘴唇犹豫的动了动“我……我叫雷狮。”
    “什么?”可惜安迷修没听清。
    “啧”雷狮嫌弃的看了看眼前傻气的男生,仿佛是在说你比我大这么多还这么智障。
    “我说了,我叫雷狮,傻子。”
    “你这小孩还没礼貌了?!”安迷修有些恼,但想着跟小孩有什么好生气的,随后就不在意了,转身去了厨房煮白粥。
    “切,这么傻还试图困住本大爷,要是我要逃早就逃了。”小雷狮嘀咕着,仿佛刚刚一直缩在墙角的不是他。
    
TBC
     

   
    
    

评论(7)

热度(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