呀呀子_Yayaco

头像是自设 是鸟神/全息老师画的。请吹爆!


目前住宿……周更抱歉

安雷(过激?)和嘉金,瑞金

(但首页只有安雷(坑多写不过来了

BG和雷卡雷……基本是雷爆了(除了我喜欢的老师画的(ntm

其余杂食

目前随缘更新,我觉得我需要改造
(欢迎唠嗑,不介意扩列(没人找你的

【安雷】入梦

*辣鸡的小学生文笔
*ooc有
*第一次写安雷,剧情混乱
*好叭,就是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大家当笑话看看就好。
*感谢你的观看,请开心的食用

  “睡吧”安迷修对自己说,于是便将棉被附上自己的肩头,阖上了翠绿色的双眼。这是一个很平常的晚上,平常的连风声都与昨晚一般的消失了。
    但安迷修再次睁开眼之后,闯进眼眸的是一截白色的头巾,尾部有着三个锯齿,掺着点黄色布料和血渍。顺着伏在地上的头巾看去,黑色发丝和一张好看的脸展现出来。
   这张脸上有了大片血红,眼眸也是紧闭着,微皱的眉头和被咬住的下唇向安迷修传达了头巾主人的生存痕迹与伤口带来的痛苦之大。
   “真是好看的人啊……”安迷修无意识的呢喃出声,片刻后回归神志,本着骑士道的乐于助人,他迈出步子想要帮助这个他不认识的男生。虽然这骑士道在如今这个世道老是被看不起,或者说被当成了小孩子的中二病。
    但是一抬头却发现这个世界和自己原本的世界完全不一样,没有什么高楼大厦有的只是一望无际的森林和绿野,天空也蓝的透彻干净,没了之前的灰白沉闷。
    算了,不想了还是先救人吧。
    安迷修将缠在手上的绷带撕下来一些,转手用在了还在对方流血的腹部伤口。
    这口子裂的有些吓人,安迷修想。
    极其简陋的止血后,安迷修稍微使了点力气把昏迷的人抱起来,勾着他的背弯和腰,去了自己找到的一个凭空出现的屋子里。
    本来以安迷修的性子是不会进入民宅的,但是这个木屋分明就写着他和另一个叫雷狮的人的名字。
     想了想应该没什么关系,就把这个受伤的人抱进去休息了。
     也是歇下来了才知道,这个时间已经是傍晚了,外面的夕阳是淡淡的金粉色,透过小窗子打在了那人白皙的脸颊上,还有嘴唇。
     刚刚的血迹被擦去后,整张脸完全显现了出来,安迷修看着有点莫名的眼熟。但转念又摇了摇自己的头,他怎么可能认识这么好看的人,最多就是在杂志啊什么的看到了。
     安迷修就那样坐在了床边,眼神就好像粘在了那人脸上,没有移开。时间过了很久,就好像被无限拉长,木屋里还有一个小小的吊钟发着嘀嗒嘀嗒的声音,来证明时间在运转。
     白色衣服的少年睁开了眼睛,看见了安迷修的眼神,吓到了。
     这人傻相傻相的谁啊,盯着我看干嘛。
     安迷修看见他醒了突然就很激动“你感觉怎么样?还觉得很难受么?”
     “……”少年不语,皱着眉头看着他。
     “也是哦,伤口都没好。要吃点什么吗?”安迷修继续用询问的语气讲到,脸上的表情衬着房间里的微弱暖灯,看上去很温柔。
      然后躺着的少年就好像是想到了什么似的,用手指着安迷修大吼道:“我去安迷修你怎么……”表情还有一点点复杂不明了的惊喜。
      就像失去了很久,不可能再得到的东西又出现了,在伸手就可以拥有的视线内。
    “你……认识我?”是难以置信的语气。
    “你不会傻了吧?”少年一副调笑的语气“哦不对你本来就是傻的。”
    “你怎么能对刚刚救了你的人这么不礼貌!”安迷修如此讲到,语气凶狠可表情却还是那么的温和,不是平时的嗔怪。
    接下来就轮到了少年诧异了,安迷修这个混蛋不记得他了?!他好看的紫色眼瞳里掺了点怒意,瞪着安迷修。
     我不允许你忘记我!
    “可以告诉我你叫什么吗?”安迷修抬起了嘴角,这是面前这个人最喜欢的表情。
     虽然生气但是少年还是架不住安迷修的笑容“……雷狮,给我记好了”
     “!”安迷修突然睁大了眼睛,雷狮还以为他这个笨蛋想起自己了,结果安迷修还是那个安迷修“那这个房子你有没有印象?”
      不好意思,对这个房子最有印象的应该是你才对啊,安迷修。
      雷狮伸手扶住了自己的额头。看这温和和隐忍的态度,多半不是原来那个去了别的世界的安迷修了,不过既然长着他的脸跟他又一个性格,难得被照顾一下也没事。
     “是我的,既然你愿意照顾我,那就麻烦你了。”雷狮讲完后就一副大爷的样子瘫在了床上,两只修长的腿交叠着放在一起,双手枕在脑后。因为有一点扯到伤口,他的眉毛才小小的皱起。 
      如果他不是伤员我就直接上手揍他了!安迷修暗自不爽着,温和的笑容有一点僵硬。骑士道骑士道骑士道……算了,不生气。
“那你先躺着,我去煮粥给你吃……”这话像是从牙缝里挤出来的。
     雷狮抬起眼皮扫了安迷修眉角跳动的青筋,嘴角不自觉的扬起来一个微小的弧度。
     果然还是你嘛。
#
     来自不同世界的骑士每天都要尽心尽力的照顾这个他不知道真实身份的海盗,有时候安迷修会问起雷狮的身世。但这时候雷狮只会笑笑,然后告诉他你知道的。
     谁会知道啊!安迷修就是很生气,但无可奈何,骑士是助人为乐的,尽管那个人不太友善。
     本来最多养一个月的伤,硬是让雷狮再拖了半个月才好。但好的那天两个人却都舍不得分开了,兴许是因为被雷狮撩的有些动情。
     “你……差不多好啦吧,恶党。”安迷修在知道了雷狮是海盗之后就开始这么叫他,而且还在不经意间听雷狮讲了他自己以前的往事。让安迷修在意的是,故事里有一个对雷狮来说极其重要的人。
     那个人好像也是一个温柔的骑士道尊崇者,陪着雷狮走了好长好长的岁月。
     据雷狮说他们是在一个酒吧相遇的,在雷狮和他的部下们喝的畅快时进的酒吧,一个人坐在吧台边沉闷的喝着酒,白色的衬衫让那个人与酒吧气氛格格不入,甚至还有高出一截的优雅。雷狮就感兴趣的去搭话,发现那个人很有趣,就不停的撩他同时也听着那人讲自己的经历。
    “我是不是应该放弃了……”故事里有这么一句话,雷狮说他回答的是否定的,还鼓励了他。讲完这里雷狮还说当时都被自己矫情的举动吓到了。
     安迷修听笑了,有些不经意的问那人是谁。这时候雷狮只会认真的看着他,很久,久到他自己都开始不自在,脸上会浮起些许红晕。
     那个人是为了雷狮死的,替雷狮挡了那么一剑后,怎么救都回不来了。
    “好可惜啊,那么好的一个人。”安迷修听完就这样感叹。
    “是啊”雷狮垂着干净的紫色眼瞳,用随意的语气应到,但安迷修却感觉到了点落寞,抬手揉了揉雷狮的脑袋,被揉的那方惊讶的抬起头来看他,安迷修随后自觉不对,讪讪的收回了自己的手。
     回忆完养病时的故事,安迷修回神看着站在山坡上迎着风的雷狮。
     “我确实好的差不多了。”雷狮看着远方,头也不回的嘀咕。两个人都没有说什么分开的事情,就那样一前一后的站着。头巾时不时会飞的较高,拂过安迷修白皙的脸。
     “安迷修”在很久的沉默之后雷狮喊了喊他。
     “……啊?”安静让安迷修反应不过来“怎么了?”
      雷狮踱步缓缓的凑过来,站定后插着口袋,紫色的眼眸紧紧盯着安迷修。
      “我喜欢你”又是那种懒散的语气,好像是没什么大事情一样。“无论是以前那一个,还是现在站在我面前的你。”
      安迷修愣在原地,半晌才反应过了胡乱用气音回复雷狮。“嗯……那以前的那位骑士先生也叫做安迷修?”之前看见的门牌表明了一起。
    “聪明了点啊。”雷狮夸到。“所以你还要继续跟我走下去吗,白痴骑士?”
     安迷修突然想起了什么,也许是一个半月前入梦的时候,看见的白色头巾。然后他温柔的闭上眼笑了笑,说了声好。

#
    再睁眼,是安迷修自己房间的惨白天花板,安迷修回来了。
    叹了口气,他说这是个好梦。
#
     两周后,他进入了新的大学,又看见了那个白黄相间的轻柔头巾和透亮摄人心魄的紫色眼瞳。
 

fin❤

评论(16)

热度(21)